🚀

助人为乐蜘蛛侠

spideypool无差  


---

彼得没想到死侍会出现。当然,有那么一部分他感谢他的行侠仗义,只是路过就阻止了一场程度最轻的校园暴力事件,但是他处理的手段可不怎么得当——他总是把握不好度。彼得看着那两个吓得屁滚尿流的高年级顽皮男孩,在心里叹息。


“别担心,男孩,死侍先生为你排忧解难。”韦德看起来很得意,面罩下的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你叫什么名字?”


“彼得。”他低头攥紧了双肩包带,这是第一次他以蜘蛛侠以外的身份接触韦德,他必须得表现得更像一个普通男孩,对韦德完全不熟悉的那种书呆子,符合他刚刚差点被欺负的形象。虽然他可能不必考虑这么多,韦德刚好猜出他的身份只有百分之一的微小可能性。没错,他不需要顾虑,只要尽快地跟他道谢道别,他就可以找个无人的小巷换上战服,然后普通地……


“彼得男孩,我猜你还是很沮丧,对不对?我相信一个真正的英雄会马上跟你说一些激励人的话,让你感觉好些,就像我想成为的那种人一样……嘿,你知道蜘蛛侠吗?他就总是很擅长说这些话。我被开导过那么一两次,虽然没有持续太久,但感觉不错。说不定下一次想自杀的时候也该去找他,你觉得呢?”韦德自说自话地轻轻搭了他的肩膀,语速轻快。


彼得搞不懂应该先回答哪个问题,听到蜘蛛侠的时候他的心跳慌张地加快,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心惊肉跳地跟他闲聊下去了,他应该尽快地摆脱死侍。


“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沮丧,实际上我很好!还有……谢谢你,死侍先生。”彼得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地笑,“蜘蛛侠确实是个很好的人,你可以去找他。”


“不客气,小彼得,听人道谢总是神清气爽。提个建议,你应该在结束无聊的学校生活之后去看场电影,或者音乐剧,放松一下心情,”韦德的手指在他的肩头点了点,“来吧,我陪你一起。”


“我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是不用啦……真的!”彼得急了,他没有忘记自己以蜘蛛侠的身份跟死侍约了下午五点一起行动,如果韦德打算那之前的时间都跟他一起打发,那就糟糕了。


“被这么直接地拒绝我好伤心。或许我们可以一起走一段路?”死侍没有放弃。他甚至仍然认为彼得遭受了太多,值得被这样开导和陪伴,从这一点上来说很温暖人心。


找不出理由拒绝,彼得默认地点点头,继续扮演着一个懦弱乖学生的形象,韦德像往常一样多话,他喋喋不休地在他旁边讲着任何他认为有意思的东西,有时根本不需要彼得搭腔,因为他看起来更像是自言自语。


接下来的事就有点出人意料了,尽管也很普遍,但显然不适合现在。前面那个街口的尖叫声刺得彼得脑袋发疼,他应该马上换装去给予一些帮助……


“任何人需要帮助吗!?”韦德迅速把手探到身后的刀柄上。


“他抢了我的钱包!”一位拎着高跟鞋的中年女士说,她追着跑了一段时间了,有些气喘吁吁的。


“没问题,女士,倒数30秒我保证物归原主。”


死侍习惯性地抽出刀的时候彼得可吓坏了,他脱口而出:“等等韦德——”


对方疑惑地侧头看向他,似乎正要开口说什么,彼得及时地接上。


“——威尔逊先生!”


“哦,你知道死侍的姓名,这可真令人感动,虽然我一直无意隐瞒身份,但你知道的,很多人甚至都把我认成蜘蛛侠……”


“或许你不该用上刀?这太不……安全。”彼得焦急地斟酌着用词,一边关注着那名抢劫犯跑到哪儿了。


“听起来像是小蜘蛛说的话。”韦德收刀入鞘。他没费多少力气就追到了那个可怜的抢劫犯,并用拳头招呼了他的鼻子和牙齿。他抓着那家伙的头发像拖一堆垃圾似的拖过来,微笑着递上沾着鼻血和泥土的钱包。


“呃,谢谢?”那位女士的表情复杂,她用两根手指捏住了自己的钱包。


“乐意效劳。”死侍半弯腰行了个礼,他一松手那个满脸血的家伙就倒在了地上,因为后脑勺着地而发出嗷嗷的叫唤。


看起来死侍还算圆满地阻止了一次抢劫,尽管那个抢劫犯可能不至于被揍到这么惨。但是,没有人员伤亡,一切正常,彼得安心地松了口气。


“你还在,小彼得!我还以为你会趁机逃走,溜回家什么的。”韦德高兴地说,“你看,我做了一件好事,人们得到了我的帮助!”


“你做得很棒,蜘蛛侠也会为你开心的。”彼得由衷地说,并微微抬头冲他微笑。


“哦——真温暖。顺带一提,你笑起来像冰激凌甜筒。”韦德的心情变得很好,他伸开双手在原地转了一大圈,“你知道吗,我想找人跳舞。”


话才刚说完死侍就随意拉过一位年轻女性的手转了个圈,随即就被对方打了一巴掌外加一句该去医院的疯子,但这完全没打击到他,韦德远远地回复她一句“正在治疗,不用担心”,彼得忍不住笑了。他们继续一起走了一段路后韦德买了两个甜筒,一个递给了彼得。死侍掀开一半的面罩舔了两口,只安静了大概三秒他就接着东拉西扯各种各样的话题。彼得从未设想过自己像这样跟他相处,但就现状看起来也不坏。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愉快有趣的经历。


“说真的,我该回家了。”彼得上前轻轻捏了一下韦德的手,“很高兴遇到你,死侍先生。”


“你可以叫我韦德。”死侍露出了一个很大的笑容,彼得可以清晰地看到他沾着香草冰激凌的嘴唇,“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的。”


 

---

当彼得荡着蛛丝到达楼顶的时候死侍已经在那儿了。

“你怎么上来的?”


“从飞机上跳下来的——坐电梯上来的,废话,我还能怎么上来,小天才?”死侍晃着悬空的双腿坐在大楼边沿,侧头望向蹲在旁边的蜘蛛侠。


“呃……我是说下面的安保?”


“经过我十分钟的好心劝说他们仍然不允许我进去,那我只能稍微亮一亮我装在包包里的宝贝让他们知难而退。”韦德用下巴指了指放在身后的狙击枪。


“你带这个干嘛!”彼得感到一阵无奈的头晕。


“放心,蛛网脑袋,没装弹,我就是用它仔细看看哪里有犯罪事件,还有你。”死侍现在站起来了,双手持平在大概只有五英寸的边沿上表演走一字步。


“不太想评论这种行为。”韦德快走到他跟前的时候,彼得给他让了块地跳到一边,“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随时可以,小蜘蛛。”韦德对自己的狙击枪做了一个夸张的飞吻,“放学后爹地再来接你。”


因这幅度过大的动作韦德轻易地就失去了平衡,他的身体放松地倒向一边,被云层间若隐若现的光芒染成半个橙色。在重力的拉扯下他急速下坠,那一瞬间他甚至悠然地在黄昏的空中调整了姿势,做出一个张开双臂索求拥抱的姿势。


“救救我,蜘蛛侠。”


彼得笑着摇了摇头,迅速地喷射蛛丝到对面的大楼,并纵身一跃跳入空中,轻松地接住韦德,而对方也立刻手脚并用地牢牢抱住他,像条厚毛毯似的裹紧了他。


“韦德,关于你今天帮助了一个男孩的事,”考虑到韦德时好时坏的状态,即使为此必须扯几个谎,彼得也想要尽可能地鼓励他,“彼得是……我的一个校友,我看到了你所做的。我觉得……很棒。”


死侍安安静静地抱着他,像睡着了似的安静,这可不寻常。


彼得无法得知韦德面罩下的表情,继续说着:“我想他一定会对你说‘谢谢你救了我’。”


“不,是你救了我。”韦德的声音太轻了,很容易就被强劲的风声糅碎在空气里。


“你说什么?”彼得没有听清,他们刚好落在地面上,他松开了韦德,蛛网面罩上白色的眼部微微睁大。


“跳楼的感觉真不错,被接住的感觉更是令人高潮。咱们开始吧,长官!”死侍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活动活动筋骨,在原地跳来跳去,“我们现在去做点什么?”


韦德的兴致很高,彼得有信心地想着,这会是个顺利又愉快的夜晚。


 

FIN


评论(10)
热度(496)

© RandomFore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