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N】Though Gingerly

标题:Though Gingerly

配对:weecest无差

字数:1836

分级:G

 简述:Dean16岁,Sam12岁。半夜,汽车旅馆房间里的冷气坏了,Dean热醒了,起来找冰啤喝,Sam也醒了。



Dean快热疯了,他们在最热的八月份到了亚利桑那州,住在了一个冷气有故障的房间里,真是,好极了——他的汗水几乎把身下的床单浸透,他甚至觉得自己会融化成一滩水。布料黏糊糊地沾在他裸露的皮肤上,闷得无法呼吸。更糟糕的是他和Sam同床而眠,他只要稍微一动,他的手臂就会蹭到Sam的身体,他们像两个小火炉,对彼此散发着热气。

爸爸今晚是不会回来了。Dean看着对面那张空着的床,打算睡过去。

“De……?”Sam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困意,他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Dean的背,询问道。

“冷气坏了。”Dean回答,他热得再也躺不下去了,汗水嗞嗞地从他的每个毛孔里冒出来,他怀疑Sam都能听到这些噪音。他坐起来靠在床板上,用手徒劳地扇着风。

Sam的脸上一片绯红,他的头发被打湿,汗液顺着他柔软的发丝滑进他光滑的后颈,把他的T恤染成深色。那曾是Dean的T恤,严格地说。他抬高了脖子,深呼吸几次,用手把前额厚重的头发撩到一边,翻了个身想继续睡。

Dean听着Sam慢慢规律起来的呼吸声,开始昏昏欲睡,事实上他打了至多五分钟的盹,就再次因为燥热而惊醒。他全身滚烫,心烦意乱。十分钟前他已经脱了上衣,只剩一条内裤,现在他想把内裤也脱了。

发了一会儿呆Dean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小心翼翼地下床,朝冰箱走去。他需要一罐冰啤让他感到清凉和平静。

他很轻地拉开拉环——不希望吵醒Sam——清脆的声响让Dean发出舒服的叹息,他凑到嘴边畅饮一大口,冰凉的液体顺着他的喉咙滑进胃里。Dean踮着脚回到床边,靠坐在床板上,他拿着冰啤贴着自己快烧起来的脸颊,用另一只手为Sam扇扇风,赶走蚊子。

Sam不知疲倦地流着汗,像一根化掉的冰棍。他的小弟弟大概快热死在梦里了,Dean摸着他毛茸茸的脑袋,或许他该带他去剪头发。

窗外广告牌蓝色的光照进屋子里,流动在天花板上,Dean机械地持续为Sam扇风的动作,盯着这些光发呆。时间仿佛定格了,Dean的世界变得格外小,小到像个汽车旅馆的房间,黑暗,炎热,潮湿。

“Dean,能给我喝吗?”Sam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他模糊的气恼的声音吓了Dean一跳,“热死了。”

爸爸要是知道他给Sam喝酒会杀了他的,他才12岁。

但是Sam,Sam的脸红得快爆炸了,他满头大汗,因为热得睡不着而痛苦。他哀求地看着Dean,眼睛在夜晚昏暗的光线里显得更亮,泛着湿润的水光。

反正爸爸不在这里,管他呢。

Dean点点头,把啤酒递过去,瓶身上凝聚的水珠有几滴落在了Sam的腿上,他因此轻微颤抖了一下,和Dean一样坐起来靠着床板,接过啤酒。

喝之前他舔了自己薄薄的嘴唇,Dean着迷地看着男孩抬起头时脖子的线条,还有他滑动的喉结。

Sam满足地舒了口气,把啤酒还给Dean。

他俩没再说话,只是在黑暗中一人一口地分享这罐啤酒,Dean拿酒的手掌带着清凉的湿气,他把啤酒换到左手,用右手贴住Sam滚烫的脸颊,试图让他的弟弟感觉舒服些。

Sam动了动,调整了坐姿,以便自己更好地靠着Dean——凉快了些,他又有点困了。

Dean无聊地数着广告牌切换灯光的次数,感受着Sam靠在他肩膀上的重量。

“你还想喝吗?”Dean轻声问,剩的不多了。

Sam睁开眼睛困倦地点点头,接过啤酒仰头一口气喝完,Dean都来不及阻止他。

“不给你哥留点……”Dean习惯性地低声咒骂,却突然说不下去。他浑身僵硬地看着离他过近的Sam,他美好的嘴唇上湿润地泛着光,那上面可能是水汽,汗液,啤酒——不管哪一样,都是Sam的味道。空气里,都是Sam的味道。

他们不该凑得这么近,这会让Dean小心埋藏的情感无所遁形,他擂鼓般的心跳可怕地侵蚀他的心智,他怀疑Sam也能听到,因为房间里太安静了。Sam会察觉到他哥眼底无法隐藏的爱意,只要看着他的眼睛,Sam就会知道一切。

Sam的眼睛被湿漉漉的头发挡住,他那么困,大概在梦游,但是他坚定地向Dean靠过来,小心地凑近他,像一次试探,直到他们滚烫的嘴唇贴在一起。

Dean的心跳似乎停止了。他颤抖着,用了最轻柔的力吸吮他嘴唇上的水分。它们尝起来比想象得更好,不,是太好了……它们是世间最好的东西。Dean在他的唇舌之间低声呢喃着Sammy、Sammy。

空了的啤酒罐从Sam的手中滑出,滚落到地上,他学着Dean认真地回吻他,他们炽热的呼吸是相似的啤酒味道。他们热得快要把彼此燃烧殆尽。

此刻,Dean的世界变得更小了,小到只有Sam,和他们的吻。

 


FIN


评论
热度(66)

© RandomFore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