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lowers Keep Blooming

标题:flowers keep blooming
字数:2592
简介:wincest无差。Sam视角。没有工作的初春的下午,他们为一些琐碎的事吵架了,Sam决定下楼逛逛,由此想了关于Dean的很多事……



通常情况下Sam是会洗掉的——Dean塞在水槽里的臭袜子。但不是这一次。他看着那双黑色的,可能沾着汗水、泥土、污垢以及任何恶心的东西的袜子,似乎有生命似的正在变异。而他和Dean,正处于冷战与热战中间的尴尬地带,所以Sam不会帮他洗的,他妈的绝不!

除此之外Dean还有各种各样糟糕透了的坏习惯,多到Sam可以坐在沙发上说上一整天。比如买一大堆吃的塞进汽车旅馆的冰箱里,坐在床上吃东西,吃不完的食物会在冰箱里变质,发出古怪的恶臭,这时候他就让Sam把它们处理掉顺便再买些新的。而他老哥就像瘫痪了似的斜靠在床上,傻笑着看付费节目(这是在他们暂时没有工作的时候)。

说真的,为什么?!为什么Sam总是那个洗衣服,为Dean跑腿的那个人?好吧,这一切从小就开始了,当然,他知道,他一般情况下也是愿意的……但是!他们现在出现了矛盾,每次这种时候,Sam就会很暴躁,他不想和Dean说话,不想看到他那张趾高气昂的大哥脸。这是Sam的方法——冷处理。然而Dean,他就像个挑衅的地痞流氓,不断地找他的麻烦,做一些小孩子才做的恶作剧,或者摆出一副“你别像个婊子”的表情。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错,他从来都不承认。

“婊子,说话。”Dean现在正往他身上一个个地丢爆米花。

在第七个爆米花砸到Sam的脸上时,他啪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生气地拔高了声音:“别来烦我!Dean!”

“看看,Sammy又到生理期了。”Dean轻蔑地笑了笑,把一个爆米花丢到空中,用嘴接住。

“我受够你了。”Sam倏地站起来,随便抓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

“你去哪儿?”Dean坐了起来,挑高一条眉毛。

“不关你的事,”Sam恶狠狠地说,“别碰我的电脑。”

说完,他甩上门就离开了。

下楼的这段时间里Sam的心情逐渐变得轻松,他回想起Dean吃瘪的表情,甚至是愉快了起来。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逛,初春温暖的风带着青草香气,在他的衬衫上流动。他没有走远,只是徘徊在汽车旅馆附近的街道。Sam喜欢观察人,从衣着打扮、言行举止就可以读出很多信息,他享受这个,享受观察细节。

而愚蠢的Dean就不懂怎样去察言观色。当他还处于念书的年龄,Dean嘲笑他小书呆子,用不知道哪来的小丑玩偶打他的脑袋,说着无聊的黄色笑话,做鬼脸,干扰他做作业,这一切在他喝醉酒的时候更甚。

冬天,从外面打猎回来的Dean会钻进Sam的被窝,带进一股阴冷潮湿的风,他把冰凉的手脚往他的肚子上贴,冻得他大声尖叫,差点从床上跳起来,然后Dean就会大笑着说,该起床啦,Sammy。

Dean还喜欢在刷牙的时候没完没了的漱口,Sam担心他一不小心就咽下去,连着薄荷味的牙膏一起,当他终于把那口泡沫水吐出来……显然,他不喜欢Dean这么做,很恶心好吗。

抛开以上的小问题不谈,他是真的很讨厌醉得一塌糊涂的Dean。

他会对着做作业或是看书的Sam纠缠不休,像是没有骨头的橡胶人,软绵绵地挂在他身上,坚硬的头发刺着他的脖颈,喷着难闻的酒气,说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语法错误,意义不明,有时候还吐在Sam的身上。他只能换下自己的衣服洗掉,顺便用热毛巾清理一下Dean,再把他搬到床上去——这真的有点困难,不过随着Sam逐渐长高,变得强壮,这些事也就容易了起来。

Dean迈着颠三倒四的步伐,踹开汽车旅馆的房门,却没站稳,狼狈地扶住了沙发背,响亮地打了个酒嗝。注意到Sam的视线,他摇摇晃晃地弯下腰行了个礼,露出一个巨大的傻气的笑容,迷醉的绿眼睛里有亮晶晶的光。

他柔情的语调像在唱歌:“兄弟,我爱你。”

Sam的心脏一定被锤子砸了。他的脑袋嗡嗡作响,身体僵硬得像座雕塑。Dean浮夸地迈着大步子向他走过来,Sam像个傻瓜一样凝视着他的动作,呆呆地站起来,当他们离得足够近,Dean拍拍Sam通红的脸颊,突然得逞地笑出声来,眉眼弯弯。

Sam意识到他被戏弄了。再一次的。

他不像以前任何一次生气地骂Dean混蛋,揍他一下或是什么的……他只是,失望地咬住了下嘴唇,没有力气对Dean发怒。

Sam皱着眉,下巴紧绷,像个严肃的学者,可惜烂醉的Dean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他自顾自地靠向Sam,像以前的每一次那样,纠缠他的弟弟。

Sam接住他哥,抓着他的手臂,在碰到裸露的皮肤后他被烫到了似的移开了手,小心翼翼地把他安置到床上,Dean半眯着眼睛看他的一举一动,Sam弯下腰脱掉他的鞋子,把他的双腿也搬到床上。Dean注视着他在这世上最美好的宝贝Sammy,露出甜蜜的笑。

“Dean,别再笑了。”Sam懊丧地说,想要回到他的书桌前,而Dean拉住了他的两根手指,它们滚烫得快要燃烧起来。

“婊——子。”Dean拖着长音,傻兮兮地仰视Sam,咧着的嘴角是纯粹的快乐,现在他看起来年轻得像是15岁的孩子。

“混蛋。”Sam颤抖着抽出他的手指,缓慢地划过Dean潮湿的掌心。

没过一会儿他哥就开始大声地打呼噜了——他醉酒后的鼾声响得要命。



所以他真的非常讨厌Dean喝醉。

Sam已经第五次路过这几家店,他不知道自己还能逛到哪儿去,也暂时没有回去的打算,他走得很慢,几乎停下脚步。坐在花店门口的年轻女士微笑着看向Sam,微风把鲜花温柔的香味带到他的鼻腔里,令人心情舒畅。如果Sam带了钱的话,或许,他真的会买一束的。可是他买了又能怎样?捧着一束花回去见Dean吗?他绝对不要。

“无意冒犯,先生,有什么烦心事吗?”店家从藤椅上起身,开始整理她的花儿们。

“呃……没有,谢谢……”Sam礼貌地回答。

一滴水珠从粉色的花瓣上滚落,溜进卡其色的卷边纸里,节奏应和着店里播放的舒缓的轻音乐。

“实际上,我和我的兄弟吵架了。”Sam不好意思地说,他羞愧地想要立刻离开这儿。

“那个是你的兄弟吗?”她伸出手指俏皮地指了一个方向,Sam转过身,从这儿正好可以看到汽车旅馆的二楼,他们订的那个房间,Dean趴在窗台上看着他,“他看了你好久了。”

Dean也注意到了他,站起来夸张地比划了半天,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又指了指大张着的嘴巴,意思是给他带点吃的,他饿死了。

Sam耸耸肩,拉出他的口袋,示意他没有钱带在身上。

Dean消失在窗口,过了一会儿他手里握着Sam的钱包出现了,看样子是想从街对面的二楼扔到这边儿来。Sam还没来得及阻止,Dean已经后退好几步,助跑似的冲上来朝他扔过去。幸运的是Sam稳稳地接住了它,还好这条街并不是太宽。

Sam看了一会儿重新趴在窗台上的Dean,他现在不像是几个小时前自己讨厌得要命的兄长了。他更像是送Sam去新学校的Dean——像个保护者——远远地看着他走进教室,在他回头时伸出三根手指在空气中划拉一下道别。这时候Sam的同学就会说,哇,那个人是你哥哥吗,好酷。Sam很骄傲,不过他压制自己快要翘起来的嘴角和得意的语气,装作满不在乎地从鼻子里哼声,他觉得自己很酷。

Dean在窗台上连打了三个响指,Sam几乎可以听到Dean的声音:嘿,老弟,回魂了。

他温柔地笑了,转过身对店长说:“我想买束花。”





FIN

评论(3)
热度(87)
  1. 薛定很饿RandomForest 转载了此文字
    捧着心倒下……

© RandomFore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