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ke me up

字数:3028

 分级:G

简述:地狱Sam,被拯救的灵魂Sam,回来的Sam。



01

Sam疲倦地从沙发上醒来,他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看见他的哥哥站在桌子前擦拭枪管,他颀长的手指抚过枪身,牢牢握住,如此坚定有力,像是他天生就适合武器。但是这么想是不公平的,他只有17岁,却要端起枪猎杀那些同龄人不敢想象的怪物。

一切准备就绪,Dean回头看他,树叶斑驳的光影落在他的脸上,明暗不定。Sam努力地坐直身体,目不转睛地盯住Dean。

“乖乖待在家,Sammy,”他对他露出一个笑容,骄傲地挑高眉毛,“我去拯救生命了。”

Sam想开口说话,然而他的喉咙干涩刺痛,无法发出声音,他用力地眨着眼睛,想把即将流出的泪水收回去,他点点头,从沙发上跳下来——几乎摔倒,他慌忙跟着Dean跑到门口,抬头望向他的哥哥。他年轻得刺眼的眉眼沐浴在阳光下,像个即将上战场的士兵,意气风发。Dean塞好枪,接着确认一遍刀具,最后他温暖的手掌落在Sam的头上,亲昵地揉乱他的头发,以一种Sam最讨厌的方式。但是Sam为此感激得眼眶发烫,他想恳求他不要走,即使他知道……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Sammy。”Lucifer的声音让Sam如坠冰窖,他惊恐地看向眼前的Dean,他顷刻间被撕成了碎片,鲜血四溅。

这不是真的。

Dean应该坐上了impala和爸爸一起去猎魔。这是幻象。

“知道吗,我玩腻了,我们是时候该有些新花样了。”恶魔大笑起来,“你有多少年没有见过Dean了?七十年来的第一次,心情如何?”

Sam没有说话,他筋疲力尽,抬不动伤痕累累的胳膊,也不再疲于悲伤。

“一百年以后你会逐渐忘记Dean的脸,关于他的记忆也会越来越模糊,”Lucifer继续说道,用尖锐的刀子切割着Sam的脸颊,“你将慢慢遗忘作为人类的一切,接着丧失语言能力,如果你再不开口说话。”

他不想承认,一部分记忆的确开始消失,他徒劳地想找回那一块空白,却无能为力,即便有微弱的印象,他也无法确定那是真实存在的,还是Lucifer编造的。Lucifer厌倦了折磨已经麻木的Sam——他对疼痛的忍耐超出常人太多。所以他决定换一种方式,编造虚假的记忆,让Sam先陷入其中,再残忍地杀死他的亲人朋友,撕碎假布景,击溃他的精神。

第五十九年,Lucifer让他在幻象中见到Jessica。这是他第一次,在暗无天地的地狱里重见阳光,他拉着她柔软的手走在路上,有那么一秒以为自己真的身处校园,他还没有去猎魔,也从未下过地狱。这只是一个平常的午后,他们散着步享受柔和的阳光。

这些错觉停止在Jess抬起头——他惊惧地发现她的脸是一片空白的。他本能地甩开她的手后退几步,而她还在继续向他靠近,头顶缓缓流出鲜血。Sam跌倒在地,伸出双手用力地捂住自己的脑袋,同时铺天盖地的疼痛向他袭来,沉重的锁链禁锢着他,嵌进他的皮肉里。他突然醒悟过来,他还在地狱,他从未离开过片刻。

“可怜的Jess,你已经忘记了她的脸,”Lucifer蹲在Sam的面前,假装遗憾地说,“这不是我的错,Sam。”

他想不起来了,他记不清她的脸和她的声音,他这部分的记忆开始流失。而这只是刚开始。

现在Lucifer热衷于一次次地在Sam面前杀死Dean,这让他想起了那些漫无止境的星期二,只是他再也没有机会真正地醒来,而它们会永远地继续下去。

从那以后他不再计算时间。

 

02

他被拯救了。

有人将他支离破碎的灵魂从地狱拉上来,但它们过于破碎了,以至于Sam无法确定是不是有一些碎片不小心掉落而留下,永远遭受地狱之火的炙烤。他记不清多少年没有像这样放松地自由呼吸,他像是正在穿过云层,温度舒适的微风轻抚他的身体,他看见自己的灵魂星星点点地闪烁,浮沉。

他重回身体的那一刻就被关进了墙内,为了不让Sam受到影响。这是理所当然的,Sam不够强大,他不可能承受得了地狱的记忆。

他寸步不离地待在这个巨大的房子里,他的双眼习惯了地狱的黑暗而无法接受明亮的光线,他的身体残破受伤不能长时间地站立。所以他只能坐在老旧的木桌前,注视蜡烛微弱的光芒,在一片漆黑的死寂中缄默。

然而Lucifer还是时不时出现,尽管他知道自己确实离开了地狱,却仍不知道如何摆脱这些折磨。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块皮肤是完好的,他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有时候他觉得这里和地狱并没有区别,或者真相是……他从未离开过。

他习惯了和寂静,或是幻觉中的Lucifer相处,他以为这会永远持续下去——直到墙被摧毁。

Sam握枪走进房间,试探地靠近他,在看到他站起来的那一刻,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然而仅仅几秒,他调整了姿势,更坚定地握紧枪,眼神变得决绝。

他真希望Sam没有来。他的喉咙剧痛,支撑他站立的双腿精疲力竭,他疲惫地劝他离开,他没法想象牢笼中的摧残。

但是Sam没有一点、哪怕丝毫的要移动双脚的意思,他固执地站在这里,像个不听劝的孩子,又像个勇敢无惧的战士。

 

“为什么这对你来说那么重要?”

“你了解我,你知道原因,”Sam的眼睛发亮,温柔又坚毅,“我不会把我哥哥一个人留在外面。”

 

他还记得这种感觉。

Dean第一次为他包扎伤口,手指颤抖地绕着线穿过一根针,他的额头冒汗,紧张地屏住呼吸,浸满鲜血的双手缝合Sam破绽的皮肉。

“没事的,Sammy,别担心。”他柔声安慰。

Dean的五官已经模糊了,逐渐融进乳白色的光线里。Dean的面容不再清晰地出现在他的大脑中。然而他记得……Dean落在他肩膀上的手掌,宽厚且充满力量。Dean使劲地收紧双臂,把比他还高大的弟弟抱在怀里。当他们遇到危险,Dean把他推到身后的冲击力。

他清澈,深情专注,或充满自信和无畏,在想到坏点子时会调皮发亮的绿眼睛。

太久了。久到他几乎开始忘记。

Dean。他默念这个名字,饱含着压抑的剧痛和希望,任由Sam把刀刺进自己的身体。

他如释重负地倒在地上,再一次看到自己瓦解,分散,重新拼凑。

 

03

“你有没有想过,这是我最好的折磨手段?”Lucifer看起来如此真实,动摇着Sam的理智,“哦,Sammy,以为自己逃出了牢笼——但你还在这儿,和我一起。”

“你不是真的。”他只是陷于幻觉,现实中的他或许正在睡觉,他只要醒过来……

“你如何确定?”Lucifer打了一个响指,Sam的手臂立刻被长刀刺穿,“你相信的是幻觉,而我才是真实的。”

手臂涌出血液,甚至可见白骨,熟悉的剧痛刺激着他,他一时间大脑空白,他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处于梦境,或是从未离开地狱的牢笼。无数次,Lucifer制造幻象,让Sam相信,然后再将其击碎……如果这只是一个更大的幻象呢?

他没可能逃出去的。

恶魔仍在低语:“Sam,可怜的Sammy。”

 

“Sam!Sammy!醒过来,该死的!”

他被叫醒了,他恐慌地后退直到靠上沙发背,Dean愤怒而无助地注视他,紧紧地攥着他的手臂不允许他退缩。

“我在做梦。”Sam绝望地闭上眼睛,这不是真的。这是Lucifer戏弄他的把戏,等到他相信了这一切,他会撕碎Dean,再拉他回地狱。

“Sam!看着我!”Dean抓住Sam的肩膀,那股力量震撼着他,“你听我说,这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你已经回来了。”

“我要怎么确定?”Sam鼻腔发酸,他的声音颤抖,露出一个悲哀的笑容,为这如此真实却又虚幻的一切。

“你不需要确定,因为我在这里,”Dean干燥温暖的手掌覆上他的脸,Sam看见他的眼睛里映出了自己,“我会叫醒你,带你回到现实,我是你相信这个世界真实的唯一准则。”

这不是Sam记忆的一部分。他糟糕地战栗着,伸出双手试探地轻触Dean的手臂,他不知道什么才是真实,他分辨不出这些触觉和痛觉,这对他来说太困难了。

但是当他看着Dean,他的大哥就在他的眼前,全神贯注地望着他,等待他的回复,所以即使这是第无数次的骗局,他仍会选择——

“我相信你。”

Dean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感激地舒展开紧绷的肩膀,获得了重新呼吸的权利。他的手掌滑到Sam的背后,把他拉进一个结实的怀抱。

这是他百年来第一次拥抱了真正的Dean,他不必再担心他会被撕碎,梦会醒来,因为Dean是真实的,他就在他身边。他正拥抱着他的兄弟,他感觉到安全,被救赎,甚至开始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

“谢谢,Dean。”他开口,声音酸涩又沙哑,以至于快要哭出来了。

“会没事的,我向你保证,Sammy。”他轻拍他的后背柔声抚慰,“我们慢慢来。”

 

FIN



评论
热度(29)

© RandomFore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