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incest】Timeless

标题:Timeless

配对:weecest无差

分级:PG13

简述:Dean视角。三件事:丛林,第一次亲吻,第一次放手


Dean热得快发疯了,盛夏午后的阳光炙烤着他的头顶,脑袋昏沉地持续胀大。他背着沉重的行李往前走,闷热不透风的布料烘烤着他的背,但他一刻也没有停下脚步。他知道Sam紧跟在他身后,他们已经在丛林中步行了五个小时,是原定时间的两倍,糟糕的潮湿和闷热几乎击垮了他们。Dean感觉自己的脚踝都快脱落了,酸胀得每走一步都像是一种疼痛。他们精疲力竭到懒得说话,只是不断地走着,期望快点找到目的地。

丛林中的蛇,昆虫,有毒的花草,任何一种,只要他们不小心,就有可能致命,所以John教导他们尽量不要过多地把皮肤暴露在空气中。然而现在Dean如果停下来拧一拧他的衣裤的话,绝对可以大大减轻汗水吸收带给他的重量。他们正在大量流失水分和盐分,如果一小时之内看不到溪流的话,他们水壶里剩余的一丁点水也会耗尽。但是寻找溪流就意味着偏离原来的轨道,他们可能再次迷路,距离爸爸规定的集合地越来越远。

他一般不会去询问Sam需不需要帮他拿行李,因为在他们家,一向是每个人拿好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显然,他比Sam年长,比他高大和强壮,要是连他也疲惫到难以忍受,更何况只有13岁的Sam?同龄人应该吹着空调坐在沙发上看无聊的TV秀,或者和男孩们一起打游戏。可是Sam却在这该死的丛林里经受着他不该有的一切。

他看向Sam,用眼神示意。而Sam没有犹豫地摇了摇头,他抿着嘴唇,紧紧拎着那个沉重无比的长挎包,直到它们勒得他的手掌失去血色。

“想喝水吗?”Dean低声问,轻轻抚摸Sam因为炎热而红到不自然的脸颊,把那些汗湿的刘海拨到一边。

“你喝。”Sam抬起头,阳光下他金绿色的虹膜看起来接近透明,“你的嘴唇快破了。”

Dean耸了耸肩,把食指竖在嘴唇上,接着夸张地做出‘少说话,省力气’的口型,当然,他还是想把那一丁点水留着,留给渴极了的弟弟。Sam看到后露出一个带着倦意的笑容。

他们拨开杂乱的野草,挥手赶掉蚊虫,耳边是窸窸窣窣的草木声,让人沉静也让人绝望。

“别担心。”Dean隔一段时间就会这么说,而Sam所做的就是点点头,或者回答一句我知道。他全心全意地相信他的兄弟,一直如此。

有那么一瞬间Dean觉得John是错的,他不该让他的孩子们在丛林中冒险,尤其是Sam还不够大,现在接受这种严苛的野外训练是不公平的,甚至是……不人道的。但是有些时候他又觉得,他们是Winchester家的孩子,他们没有办法选择,也不可能逃避这些,爸爸的做法是在为他们考虑,为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作出模拟,这是另一种保护。

他们最后还是找到了目的地,多花了些时间,不过平安到达了。Sam从John那里夺过了水壶,在他斥责小儿子的无礼之前,把水递给了Dean。

“快喝吧。”Sam的视线定格在地面上,快速而平静地说完,就钻进属于他们俩的帐篷里。

Sam在生爸爸的气,很明显,Dean也知道,他没有阻止,只是随地坐了下来,望着斑驳的树影和穿梭在叶间的金色光束,感受到全部的重量开始散开,下沉到地面。

比起烈火般灼人的夏天,Dean还是更喜欢冬天。那也不是没有理由的,老实的说,掺入了私人情感——他和Sam第一次搞在一起就是在寒冷的12月份。

阿拉斯加州的晚上,在他们调查狼人事件之前,Sam和John大吵过一架。他们的父亲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把一个水杯从桌子上恶狠狠地挥到地上,巨大的碎裂声使Sam微不可见地瑟缩了一下。他大吼着:“你要待在该死的汽车旅馆,只是因为要准备明天的演讲?”

“他妈的正是。”Sam冷笑着,他试图表现得更加勇敢和逆反一点,但是他的眼睛太红了,像是几乎要哭出来,“你不会明白的。”

最后Dean适时地拉开了他们,让John先走。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了,他的手掌落到Sam的肩膀上才发现他在颤抖。John在impala里等着Dean,他应该马上就离开,可是Sam看起来太破碎了,他倔强地忍着泪水,眼睛死死地盯着一处不动,他看起来如此年幼,需要安慰和拥抱。

“我走了。”Dean快速地靠近他的兄弟,亲吻了Sam的头发。

整个晚上Dean都心烦意乱,每次他们俩吵架Dean都烦得要命,他想抓着John的衣领吼他你能不能少管Sam,也想狠狠地揍Sam一拳能不能别再挑衅了。他想着这些事的时候常常心不在焉,然而心不在焉足以使一名优秀的猎人毙命。

Dean伤得有点重了,John叫另一个猎人来帮忙,并且命令Dean赶快脱身。他扣动扳机把最后一发银子弹准确无误地射入追杀他的狼人脑袋中,感谢失血不影响他的好枪法。Dean跌倒在地,泥土和碎石子灌进他的衣物里,在他的伤口上摩擦,他的意识很模糊,而严寒使他疼痛。他费力地撑着地面试图站起来,像一具行尸那样摇摇晃晃地行走。

最后Dean还是安全地到达了,门一开就倒在了Sam的身上。他脑子不太清晰地想着,Sam拔高得很快,作为一个青春期茁壮成长的少年,不错嘛。

“Dean?!上帝上帝上帝……你流了好多血。”Sam手忙脚乱地抱住Dean,血腥味洪水般地冲进整个房间,他小心地关上门,让Dean躺到床上。

“Dean,对不起,对不起,我应该和你们一起去的……”Sam听起来像是要哭了,但Dean没有力气睁开眼睛看他,他所感知到的是安全和救赎,Sam正在剪开他的衣服,他会帮他止血疗伤,搞定一切。而他可以放心地睡一会儿,终于,他这一路太累了。

Dean醒来的时候Sam坐在床边守着他,他的眼角通红,蓬乱的头发和一身血迹显得憔悴而狼狈。

“嘿,”Sam柔声说,“你没事了,我在这儿。”

迟来的剧痛一波一波地侵袭着Dean,他使劲地皱起眉头,粗哑地回答:“他妈的痛死了,止痛药,Sam。”

“没了。”Sam说,“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去买点儿。”

“等等,”Dean在看到Sam站起来后叫住他,“算了,也不是那么不能忍。”

“看吧,你是可以忍受的。”Sam露出狡黠的笑容,当然了,他不想看到Dean频繁使用止痛药。

“你耍我,小混蛋。”Dean笑了,安静了几秒钟他问他,“爸爸吗?”

“他打电话回来说去Bobby那里了,他们还有要调查的东西。”Sam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打电话?我怎么没听见?”尽管Dean觉得Sam不会骗他,但是他还得核实一下这一点。

“你晕死过去了!Dean,我担心你睡着睡着就变成一具尸体了。”Sam故作轻松地说——他差一点就成功了,只是在说到尸体这个词的时候哽住了。

“那你有没有趴在我身上大哭?”Dean逗他,“哦,你有。”

“没有。”Sam恶狠狠地瞪他一眼,伸出手的那一刻Dean以为他要弹他的额头了,或是捏脸那样孩子气的举动,但Sam只是把温热的手掌贴在Dean的脸颊上,露出疲累又甜美的微笑,“我知道你不会。”

“你又知道了?”Dean的尾音轻轻颤抖了一下,为Sam这样注视着他,就好像他是最值得珍视的事物。他想从Sam的手下逃离,但他没力气做哪怕一个微小的动作。

“我就是知道。”Sam的声音轻到像是喃喃自语,他长久地盯着Dean看,他的眼底缠绕着令人着迷的情感,如同星辰那样使他的眼睛变得更加美丽,犹如宇宙。

“Dean。”

一分钟前,他听见汽车旅馆运作不太好的空调声音,听见窗外开始下雪、融化的雪水滴在玻璃窗上的声音,听见街道上车辆飞驰而过的声音,然而这一刻,它们静止。他只听到Sam的声音,他温柔地,勇敢地,决意地念他的名字。

有什么要发生了,Dean深知这一点,却没有阻止。

他年少的弟弟吻住了他,柔软而甜蜜,他轻啄着他的嘴唇就好像那是世上最美好的东西,而Dean任由他探索和尝试。如果他的手臂不是那么痛的话,他会抚摸Sam毛茸茸的小脑袋,或是搂住他的腰,想尽办法地亲近他,鼓励他。

他们花了一段时间来结束这个愚蠢又可爱的吻,Sam退开一点,满足地笑了,他的脸颊泛着红,像个初次吃到糖的孩子般笑着,纯粹又幸福,Dean有点看呆了。

“我以为你会揍我。”Sam傻乎乎地笑完后,在他耳边轻声说,那股热气喷得Dean耳朵痒痒的。

“那你怎么敢试?”Dean轻飘飘的,柔情蜜意地看着他的弟弟。

“因为你受着伤,应该不会揍我,或是……不能。”Sam咬了咬下嘴唇,还在忍笑的样子,“我检查过你的伤势,你的手臂使不上力。”

“就因为这个?哇哦,你可真会趁虚而入。”Dean用上了调侃的语调。

“还有,你刚才看着我的时候,让我觉得……”Sam想了一会儿,有几分羞涩地说,“我可以这么做。”

“好吧。”Dean接受了这个理由,他动着两根手指拽住Sam的衣角,“再来一下。”

“什么?”Sam没有反应过来。

“伤口太痛了,亲我。”Dean夸张地撅起嘴,而Sam像个初恋的小情人那样欣然闭上眼睛吻他,Dean享受这个,他弟弟的睫毛扇过他的脸颊,好闻的洗发香波味道钻进他的鼻子。这回Dean轻轻吮吸着Sam的舌尖,诱导他张开嘴,好让他们交换一个更深入的吻。

 

作为哥哥,Dean总是可以教给他很多东西,在他们偷偷摸摸地开始亲吻和抚摸后的一个月,Sam明显地减少了和爸爸吵架的次数,可能是因为他的注意力转移了,或者是他不再那样在乎那些了。

他们愉快地在爸爸的眼皮下享受那些偷来的时刻,有时候他们会很紧张,但更多的时候是兴奋和有趣。

这样过去了整整一年,他们再次寻得偶然的独处机会是在四月份。他们睡在同一张床上,Dean放纵Sam的长手长脚藤蔓般地缠住自己,他们睡前会在对面那张空着的床上打牌,而Dean总是赢他,这一般会导致两种结果,一是Sam越挫越勇,直到赢Dean,二是Sam兴致缺缺。

今天就是第二种,Sam把乱糟糟的牌推到一边,压在Dean的身上搂抱住他,当然了,少年人的恋爱总是如此,喜欢时不时和对方贴在一起就好像,离开对方就会枯萎。

“你重了。”Dean的手臂松松地环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整理着散落在床上的扑克牌。

“因为我在长高,”Sam把脑袋贴在Dean的颈窝,“会比你更高。”

“扫兴。”Dean狠狠地拍了一下Sam的屁股,Sam从他身上跳起来,他们笑起来开始打闹成一团,直到床单和整好的扑克牌全都掉到地上去。

这种时候Dean会觉得Sam还是孩子,是他的弟弟,在他的可控范围内。当他锋芒毕露地和父亲争吵,他像是一团火焰,愤怒而激烈,又像是寒冬的冰窖,讽刺而无情。

 

短暂的只有他们二人的一周里,Sam和Dean冷战过一次。糟透了。

Dean被吵醒了,他躺在床上看着Sam刷牙洗脸,他穿着宽松的旧T恤,身体微微前倾露出白色的内裤,而Dean站起来,坐在桌前沉默不语地擦拭他的枪,他总是更喜欢以这样的方式冷静下来。

十分钟后Sam开始做作业了,他的长腿蜷在矮桌下,额前过长的头发垂下来几乎阻挡他的视线,他握笔的姿势那么用力,认真又固执的样子让Dean的心隐隐作痛。

在这一点上Dean和John一样自私,他希望Sam留下来,留在他们身边,而不是上大学,过着非Winchester式的……普通人的生活。他知道Sam爱他,所以才提早告诉Dean他的想法,他希望得到Dean的支持,而他却让他的弟弟失望了。他像他们的父亲那样严厉地叱责Sam,他知道他不该这样的,他只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怎么能离开他?

Dean放下了枪,他用力地闭上眼睛,再睁开。他望着玻璃窗外的世界,街道上有很多和Sam年纪相仿的人。他开始出神地看着他们,设想Sam的未来。

“嘿,你要午餐吗?”Sam问他,但很快不自然地把头低下,继续盯着作业本。

“呃……好。”Dean回过神来,意识到那可能是Sam在让步,希望这成为一个和好的契机,在他们冷战整整一天后。

“我很抱歉。”Sam打完外卖电话之后,Dean小心翼翼坐到Sam的旁边,他光是说出这句话就已经耗尽力气了,他不知道还能干什么,“我很抱歉,Sammy。”

Sam放下了笔,他转向Dean,双臂紧紧拥抱住他,像是即将融进他的身体。Dean回抱着他,用力到使彼此都疼痛起来。

Dean知道,他没有Sam在身边已经很难入睡,他需要触碰到他,亲吻他,拥抱他,以此作为生命的原动力活着,又像是一种瘾毒害了他的血液和细胞,他没法……不,不是没法。据Dean所知,他们还有整整四个月时间在一起,他会想办法摆脱这些该死的习惯。

“不会很久,”Sam还在紧抱着他不松手,声音和身体都颤抖起来,像是他在抽泣,“我发誓,我们会很快再见面的。”

“那我希望不要。”Dean松开他之前亲吻了一下他的头发,就像他的每一次安慰及承诺。

 “没事的,会好起来的。”

他的Sam,复杂美丽的古怪小东西,他的弟弟,他的世界,他无可救药迷恋着的年轻情人,他会对他放手,并期盼一切顺利,他会保证,在那之后没人可以再去打扰Sam,包括他自己。

他们久久地拥抱着,直到Sam止住哭泣,直到Dean下定决心。

 

FIN


评论
热度(31)

© RandomFore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