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天使】一个月

标题:一个月

分级:PG13

字数:8817

简介:科特照顾声带受损的沃伦。


01

显然,蓝皮肤的恶魔有点过于紧张了。他在那道门前踌躇了十分钟……或许还不止,因为镭射眼已经第二次路过并且露出了极度无奈的表情。

“需要我帮你敲门吗?”

“不!不用,我只是,”蓝魔转了转眼珠子,试图为他不正常的犹豫找个借口,“我需要有个心理准备。”

“恭喜你,你已经在这儿准备一节课了。”琴边说话边整理她的书,耸耸肩从他身后经过。

“嘿,我们每个人都打过招呼了。”快银到他身边的时候带来一阵风,而科特过于紧张差点被那阵风吓得蹿起来,“就差你了。”

“我知道啦!”科特双手合十面朝大家,“我只是需要再一个人待一会儿,就这么一会儿,行吗?”

变种人同学们都幸灾乐祸地笑了笑,离开了。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他们初次见面他就弄坏了他左半边的翅膀,第二次见面对方差点死掉,更糟糕的是现在他们即将成为每天见面的同学。克服这个心理障碍有些困难,就算科特能伸出他友好的蓝色手掌说,你好,我们能做个朋友吗,对方也可能折断他的手腕然后冲上来杀了他。但是不管怎么说,事情已经这样了,他们终究是要跨越这个的,科特坚信着,并且他愿意主动踏出这一步。

终于,他抬起沉重的右手十分艰难地敲了敲门。

没人给他开门。

……

啊,当然了,当然了,他需要自己开门,差点忘了。

“我进来了。”科特低声地说给自己听,深呼吸一口,轻轻地推开了门。

 

02

天使躺在床上,头转向窗的那边,一动不动,似乎对于来人是谁并不在乎。眼下的情况实在算不上有多好,他几乎被淹没在苍白的绷带里,甚至难以分辨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呃,沃伦。好吧,这有点奇怪,科特想。太安静了,这迫使科特无意识地蹑手蹑脚地接近他,以免吵醒他,如果他正在睡觉的话。

“嗨?”科特轻轻地说,声音紧张到颤抖起来,“你知道,我们见过面的,我是……”

原本平静的天使突然转向他,还未完全脱落的钢铁羽翼因为挣扎而刺入新长出来的羽毛和他的脊背上刚结好的疤,新鲜的血液染红了缠在他背后的绷带,因为声带受损,他发不出完整的声音,只有歇斯底里的气声,无声地大喊着滚开,他眼底燃烧起来的痛苦和愤恨几乎快要迸发出来灼伤他。

“天啊,抱歉,抱歉,”科特为这样的反应所震慑,同时他被沉重的歉疚所压垮,他止不住地道着歉,并为天使受到的伤害而哽咽,“我马上就离开,如果你不想看到我的话,对不起……真对不起。”

科特小心翼翼地快速往后退着,差点碰翻了桌上的水杯,又差点撞在了门上,他就像个在表演落荒而逃的小丑。

 

离开沃伦的房间一个小时后科特仍然无法平息自己的心情,他只要一想到对方的眼神就难过得想哭。

“嗨,你还坐在这儿呢,进去过了吗?”李千欢嚼着泡泡糖,然后吹出了一个很大的粉色泡泡。

“恩。”科特筋疲力尽地回答。

“所以?跟新同学打招呼的事完成啦?”

“完全没有,一点儿也没有。”科特沮丧地用后脑勺撞了一下身后的墙,“我真的搞砸了,我不想这样的。”

“或许你就可以每天给他讲故事,送鲜花什么的,好好照顾他。”女孩笑了笑,“你也不想他恨你一辈子吧!”

科特抬起头看她,露出一个有点疑惑的表情:“或许我该试试?因为你看,我是真心诚意想跟他和好的,我们不能一直这样……所以?”

“就这么定啦?我会去和教授说的。”李千欢笑脸盈盈,和他击了个掌。

 

03

科特一夜没睡着,他因为精神高度紧绷根本没法好好地闭上眼睛休息,所以他选择从自己的房间溜出来,坐在沃伦的房间门口为他做祷告,直到天亮。

他实在太心不在焉了,吃饭的时候拿错了餐具,开始训练时走神到被瑞雯踹了一脚,而仅仅是被踹了一脚身体就自我保护地消失在训练场,出现在某个正在被人使用的厕所隔间的天花板。

“早上好?”他不确定地冲下面的人挥了挥手,在对方破口大骂之前回到了训练场。

“专心点,科特!”

“拜托了,你到底在想什么?嗑药了吗?”

他被大家一起埋怨了。

“对不起。”科特垂头丧气地道歉,“我一夜没睡,我只是在想,沃伦……”

有人不怀好意地吹了吹口哨,不过立刻被瑞雯瞪了回去。

“你去吧。”

科特不可置信地抬起头:“什么?真的?可是我还没有完成今天的……”

“你这个状态我还能指望你完成什么?”瑞雯无奈地耸耸肩,“我听说了,你打算照顾他,那就去吧,只不过在痊愈之后,你们俩要一起过来补上。”

“那是当然了!太谢谢你了!”

“双倍的量。”

科特的笑容垮掉了一点,但还是用力地点点头,然后消失在了训练场。

 

04

今天科特没有犹豫多长时间就推门进去了。天使不出所料的还是反应激烈,即使他没法说话科特还是可以从他的口型辨认出这是一长句的咒骂。

“嗨,我什么也不会干的,好吗?”科特立刻跳到墙边,举起双手示意,“你……你不要这样动,求你了?你的伤还很重。”

沃伦摆出夸张的口型叫他滚。科特敢保证,要不是他的手脚都被包裹着,他一定会用双手双脚对他竖中指。科特一言不发地吸在墙边,保持着举起双手的站姿,而沃伦像一只愤怒的困兽一样死死盯着他,像是下一秒就会挣脱牢笼扑上来将他撕碎。

“我不会走的,我是来照顾你的。”科特小心翼翼地开口,说实话他的手举得有点酸了。

沃伦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又厌弃地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然后继续用嘴型组织出句式复杂的脏话来骂他。

“真对不起。”科特很想把手放下来,但他又怕自己稍微一动天使就会激烈反应到把自己扎伤,“我不该弄坏你的翅膀。”

沃伦冷冷地看着他,紧抿着苍白的嘴唇。

“对不起,但是我会尽到自己的责任的,”科特发誓般坚定地说,“你痊愈之前我会一直照顾你的,我保证。”

听到这句话对方重重的躺回去,自暴自弃地把自己的脑袋摔在枕头上,看起来绝望极了。

“我能把手放下来了吗,真的太酸了。”科特试探性地问着,并安安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对方没有理他。

于是科特放下手,按了按自己酸痛的手臂和肩膀,一步步地走近他。沃伦再次转向他,眼睛里充满了警告和威胁。

“好吧,我不会再靠近了,就在这儿,好吗?”科特立刻站住脚,身体因为惯性有点往前冲,他稳住了自己并拉了一把椅子坐上去。

沃伦警示地盯了他好一会儿,然而科特只是带着友好善意的微笑注视他,身后的尾巴烦人地左右甩动着,五分钟后沃伦无趣地把头转向另一边。

“在宇宙天地尚未形成之前,黑暗笼罩着无边无际的空虚混沌,上帝那孕育着……”

沃伦再次疑惑地怒视着他,眉头紧蹙起来,无声地嘲讽着你他妈又在干什么。

“圣经故事!以后我每天都会过来给你读的。”科特冲他微微一笑,给他摊开看手里的书,希望天使的恨意和怒气都能慢慢地被抚平。

看得出来沃伦气得嘴唇都开始发抖了,科特不明白他为什么还是这么生气,他甚至不安地站起来了。

“你是想喝水吗,你的嘴唇很干……”科特没有得到肯定的回答,于是直接给他倒了一杯,递到他面前,“你需要我扶你起来吗?”

滚——开——

沃伦用口型对他说。因为过度用力地动作,他干燥的嘴唇终于因撕裂而出血了。

“你喝完了我就走。”科特鼓起勇气说。

他们无声地对视了一会儿,沃伦总算阴沉着脸点了一下头。

科特谨慎地伸出手,在碰到天使的手臂时对方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恶狠狠地把暴怒的视线焊在他身上。

“我只是想扶你起来,你看,这不方便。”科特立刻缩回了手,耐心地解释。

沃伦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的柜子。

科特一头雾水地看了那个柜子一会儿:“怎么了?”

沃伦继续用下巴指了指那个柜子,一脸不耐烦。

“好吧。”科特走过去,等待着他的下一步指令。

打开它。沃伦无可奈何地用嘴型比划,白痴。

科特拉开了那个抽屉,看到了一包五颜六色的吸管。他明白了沃伦的用意,从中抽了一根蓝色的吸管,放进水杯中。

“你看,我是蓝色的,它也是。”科特笑嘻嘻地冲他眨眨眼睛,沃伦再次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他用自己那三根手指稳稳地拿住水杯贴到他的身边,然后让天使含住那根吸管。科特第一次这样长时间的近距离地观察沃伦,他有些出神地注视着他低垂的棕色睫毛和艰难吞咽的喉咙。直到沃伦突然的抬眼,科特才慌忙移开视线。

好在他们顺利地完成了喝水的任务。沃伦再次挑眉看向他,带着几分挑衅和得意。天使难得舒展开的面部表情让科特有点开心。

“好吧,那我走了。”科特把水杯放在一边,后退几步,“待会儿还会有人来照顾你的,放心。明天见。”

这天晚上睡觉之前科特依旧跪在沃伦的房门口为他祈祷,然后看着墙壁发了三四个小时的呆,只不过今天晚上他睡着了。

 

05

第三天看到科特进来的时候,沃伦反应已经不那么大了,他只是尽自己所能地用表情和肢体语言表达了不屑和厌恶之情。

科特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至少天使没有想着从病床上弹起来掐死他了。他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他依旧和前一天一样坐在床前认真地读圣经故事。

天使微微侧躺,背对着他,左手臂的绷带拆了一点,除此之外他全身的其他部位还是被包得看不到皮肤。但由于长时间的侧躺,导致他在试图改变躺姿的过程中发生了一点意外。几根松动的钢铁羽翼因为他的动作掉了出来,砸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金属声音。

蓝恶魔被吓得跳起来,在看到发生什么之后马上关切地查看沃伦的情况。

“天啊!你还好吧?我的天啊,这一定很痛。”

沃伦咬着牙,细密的汗水从他的额头滑到紧蹙的眉心。

“你等我一会儿。”科特轻声安抚他,然后戴上医用手套,蹲下身去捡那些沾着鲜血的,锋利如剑的羽翼。即使隔着手套他也能感受到天使血液对自己的影响,疼痛的烧灼感刺激着他的手指。

科特把它们仔细地装进一个袋子里跑出门去了,大概五分钟后他又突然地出现在了沃伦的病床前,这的确吓了他一大跳。

“抱歉。”科特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着道歉,接着他蹲下来清理掉地上的血迹。整个过程他们俩都很安静,沃伦——废话,沃伦毫无选择地安静着,而科特除了低声的安抚也没有说什么或是问什么,这多少让沃伦松了一口气。

打扫干净地面后,科特才坐下来继续为他读故事,而之前新长出的羽毛顶破皮肤和旧羽翼脱落的痛苦消耗了他一部分体力,在科特缓和的声音中,沃伦睡着了。

沃伦搞不清自己睡了多久,因为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因为背上辛辣的疼痛,刺鼻的消毒液和酒精味道。虽然因为翅膀的自我愈合,那一块地方基本上没有停止过疼痛,这使他整夜睡不着觉,更糟糕的是还要听门口恶魔的祷告声。

“嘘,没事了。我只是在帮你上点药,然后包扎伤口,你别害怕。”

谁他妈害怕了?!沃伦对着空气比了一个大大的中指。

处理完伤口后,科特再次对他笑,对比他深蓝的皮肤,那一口白牙总是特别醒目,而他又总是这样对沃伦笑,看起来有点滑稽。

接着科特试着拿毛巾去擦沃伦额头上出的汗,但对方条件反射地用那只自由了的左手挡住了他。

沃伦皮肤的温度很高,科特几乎瑟缩了一下,天使皱着眉扫了蓝魔一眼,就扯过他的毛巾在脸上胡乱擦一把再扔还给他。科特接住了它,下意识地搜寻着沃伦的视线,但对方闭上了眼睛,意思是我要睡觉了,你可以走了。

科特为自己能理解他的肢体语言而沾沾自喜。

 

06

所有人都对科特表达了极大的敬意——在他坚持照顾了沃伦一个月之后。因为任何可能路过沃伦房间的人,都有机会看到或听到这位暴躁天使发脾气砸东西的场景或声音。现在天使的双手已经痊愈了,他能灵活地运用自己的双手,这倒是个好消息。

科特第三次出现在一楼草地上空稳稳接住沃伦丢出来的水杯,以免他砸到地上的人。

“抱歉啦。”他快速地和下面的人道歉,再次回到了病房里。

“你可以写下来,”科特有点委屈地说,“我给你带了纸和笔啊。”

沃伦气到懒得理他,他不明白这个恶魔到底是愚蠢到了什么程度才能这么曲解他的意思。

科特真的很纳闷,纸和笔明明能够清楚表达他想要什么,但沃伦就喜欢用眼神和肢体语言,就好像写字能要了他的命。

过了一会儿科特坐下来读故事,而沃伦拿过杯子用吸管喝水。他的双手自由了,和还打着石膏的双腿不同,加上他的翅膀也还没有长好,多余的精力都集中在了手指上,他的手指弹钢琴似的敲击着杯面,无聊地望着窗外发呆。

无声的争吵还算不上尴尬,他们最尴尬的时刻莫过于上厕所。基本上沃伦习惯打个手势,科特就会半抱起他,伴随着蓝色烟雾出现在空的厕所隔间里。

第一次总是最糟糕的,因为他们要调整两人的姿势,互相配合才能和平地挤在单人隔间里,在他的双手还没好全的时候,科特还得别过头帮他脱下裤子——在沃伦充满恐吓和警告的可怕眼神下进行。所以沃伦的手痊愈后,科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这意味着他的任务减少到了只需要把他带到厕所。或许他还能中途去别的地方拿份报纸再回到隔间,给沃伦长久的坐马桶时间增添点乐趣。他为自己的贴心感到骄傲从而露出笑容,沃伦的表情则有些复杂。值得一提的是,他终究还是接过报纸看了起来。

“嘿,你有什么想吃的吗?”科特看着他的侧脸问,“我待会要和他们一起去趟商场。”

沃伦没有看他也没理他,这个反应基本上就是在说:没有,别烦我。

“好吧,那我走了,可能会晚点回来。”科特说完后天使还是不理他,他走到门口,想了想还是不放心,最终留下一个电话,“如果你需要什么就打给我。”

科特走后沃伦松了一口气,他忍痛已经很久了。背上新长的骨架在重塑他之前错误的结构,大面积地移动、断裂和生长,仿佛生锈的刀片正在切割开他的每一根血管。他可以听见穿刺和融合的声音,那样昏天暗地的剧痛使他全身发软,眼前一片漆黑。他像一只无力的小狗那样趴在床上痛苦地呜咽,眼泪不受控制地溢出来弄湿了床单。他当然不想现在的样子被恶魔看到。

 

07

蓝恶魔坐在车后座上心不在焉。他担心沃伦的样子被斯科特和琴尽情地嘲笑。

“你表现得像个热恋中的男朋友。”

“说真的,你是不是喜欢他了?”

“至少科特的好脾气和耐心是真的。”

“你们饶了我吧,”科特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在哄笑声中起点作用,“我只是想尽到责任。”

大家把科特放在话题中心调侃了好一会儿才转移开注意力。

“我该回去了。”不幸的是科特消失前的最后一句话又一次让他们回到了之前的话题。

 

科特推门进去的时候被吓坏了,沃伦从床上滚落到地上,羽毛散落了一地,骨架变形扭曲着正在移动,想要变回原来的模样。天使因这样尖锐的疼痛发着抖。

“沃伦,沃伦,”想不到他第一次直呼天使的名字竟是在这样的场合。科特不知所措地跪到了他的身边,想伸出手去触碰他却又缩了回来,“发生什么了?你还好吗?上帝啊。”

铺天盖地的疼痛快要压垮沃伦,他像是即将溺死在深海里的人。背上重组的骨头还在致力于撞碎彼此,他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永远不想科特在这个时刻出现,但当他真的出现的时候,沃伦却觉得这样也不坏。科特无措但仍然温柔的声音给了他一点安慰,至少现在还有人比他更加慌张。

“天啊天啊天啊我该怎么办,沃伦,”科特完全不敢碰他,怕碰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加重他的痛苦,“我去叫教授好吗?等我一下。”

沃伦紧紧攥住了他的手,烫得要命的皮肤都能灼伤科特了。

“你不希望我去?可是……”科特立刻蹲了下来。他不明白,沃伦已经痛到不能正常呼吸,还很可能昏厥过去,难道这不值得向他人求救吗?

“我还是去叫教授吧?”

沃伦抬起头,眼角红得像是大哭过,他的眼神却过于固执,一如既往地展现他的倨傲和不甘示弱。科特还在犹豫,而沃伦疼痛地喘息着,艰难地拉过他蓝色的手掌,滚烫的手指迟疑地点在他的掌心,终于妥协地写出几个字母。

——求你。

科特为这指尖接触手掌类似挠痒的触感而震颤,他头皮发麻,甚至呼吸急促。沃伦抬着头等待他的回应,他的心跳仿佛转移到了掌心,被沃伦划过的地方重重地搏动着,几乎使他疼痛。

“好的,我不去了。”

科特跪坐下来试图去拉起沃伦,手臂环过他的腰侧,像一个蹩脚难受的拥抱,不管怎么样,他只想把他抱到床上,地上太凉了。而沃伦痛到筋疲力尽,连抬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他已经无所谓科特到底想干什么,反正不会有更糟的了。在敲钟似的耳鸣和脑内巨大的嘈杂声下,沃伦勉强能听到科特正握着自己的手虔诚地祈祷,他在心里嘲讽这个行为却无力挣开。

终于,调整结束了,背后的翅膀安静了。沃伦倒头就昏睡过去。

 

08

他睡得很安稳,就算科特在用毛巾轻轻擦拭他的手臂和额头也没有醒来,天使累坏了。科特想。

他熟睡时很放松,嘴巴长得很可爱,像是无意识地轻轻撅着,总是拧在一起的眉毛现在也全部舒展开了。科特趴在他的床边,在清凉的月光下无聊地数着他的睫毛。

沃伦金色的头发柔软而卷曲,比原来长了很多,科特出神地凝视着他宁静的睡颜,刚刚长好的纯净的羽翼轻轻收拢在他的身侧,科特真心实意地觉得他就像一个真正的……

“天使。”科特很轻声地说出来,然后自顾自地笑起来,但下一秒他立刻笑不出来了。

因为沃伦睁开了眼睛看着他。

“你,你什么时候醒的?”科特吓到往后一跳蹲在了窗台上。

沃伦继续毫无表情地看着他,令他几乎开始怀疑天使是不是在梦游。

“嗨?”科特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然而立刻被无奈地拍开了。

沃伦使了个眼色,科特立刻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插了根吸管。等他喝完水了,科特还盯着他湿润的红嘴唇看。直到天使打了个响指才让他回魂。

科特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对着外面的月亮看了一会儿,然后轻声问沃伦:“你的翅膀……现在是不是长好啦?”

沃伦愣了一下,点头。

“那……以后还会像今天这样吗?”科特补充道,“如果它们再被改造或者……受到伤害?”

沃伦先是摇了一下头,又点头。

科特突然觉得对方这个样子乖巧得像个孩子,为此他暗自开心起来,至少他之前从未这样如实回答过自己的问题,对于科特提出的问题他大多数时候都选择不搭理。

“谢谢你,沃伦,”科特感动得有点想哭了,真的。

天使疑惑不解地看着他,还未完全长齐的羽毛随着他撑着床坐起身的动作抖了抖。

“我叫科特。科特·瓦格纳。”恶魔不好意思地挠挠脸,尾巴也紧张地乱晃,“我想你早就知道了,我只是想亲口告诉你。”

沃伦再次点点头。而科特高兴地笑了,露出一口白牙。

 

09

沃伦翅膀上的羽毛还未完全长齐的时候就要求科特带他到楼顶试飞。

“可是你的左腿还没好全。”科特抱着他从病房消失,出现在楼顶。

这跟腿有什么关系?沃伦用气声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贴得科特很近,吹出来的热气弄得科特的耳朵又烫又痒,这时候不管他说了什么科特都拿他没办法。

“呃……好吧。”科特想,反正有我在。

但他完全没想到沃伦这么快就冲了出来,科特被吓了一大跳,这导致他条件反射地出现在空中抱住天使回到屋顶上。

你他妈在干什么?我都还没飞?!沃伦粗鲁地抓着他的头发对他的耳朵根咆哮。

虽然这声咆哮情感上很愤怒,现实来讲却是温柔得像在挠痒痒。

不幸的是等他们再次试飞的时候,下面聚集了许多围观的学生,有相当多的人在有节奏地鼓励天使飞起来。

而天使——天使向来喜欢喝彩和掌声,于是他站在楼沿边,把重心放在痊愈了的右腿上,像伸懒腰似的缓缓展开巨大的翅膀,金色的阳光完美地在每一片羽毛上流动,这个场景引得下面的人们发出惊呼声。沃伦抬起下巴深吸一口气,慵懒地眯起眼睛,完全地放松自己,从楼顶俯冲下去。

科特的心又一次提起来了,他的脚掌紧扣在边缘,眼睛紧锁住那个白色的背影。

沃伦花了点力气控制着两边的平衡,减缓他下坠的速度,急速的风穿过他的耳侧和头发,好久没有体会的失重感使他的身心舒畅起来,他闭上眼睛,几乎要为此大喊出声——

“沃伦!”

听到科特的声音,沃伦睁开眼睛,如梦初醒——在他离地面还有一米的时候,拼尽力气挥动两边的翅膀控制向上的方向,他成功了。他像一只扑腾着学飞的雏鸟,又像一只沉稳的鹰,更像一位纯净的天使。矫健的羽翼略过草地带起一阵强劲的风,甚至掀起了水池表面的一层小浪,落在学生们的头上像是下雨。

不统一却很响亮的称赞和喝彩声让沃伦舒展开眉毛,发自内心地笑起来,他再一次飞上楼顶,肾上腺素带来的刺激和兴奋感使他挥动翅膀继续往上,从空中俯视着人群,俯视着学院,还有科特。

夜行者暴露在阳光下的深蓝色皮肤让他看上去与众不同,他站在楼顶的边缘抬头仰视沃伦,他真诚地望着他,金红色的眼睛里甚至带着一点敬畏。

沃伦不喜欢他这样看他,他俯冲到他的身边,收拢翅膀落在顶楼的边缘,却忘了他的腿还没好全的事,一下子没有站稳。而科特条件反射地抱住了他,双臂收紧,把他拉离危险的边缘。

“夜行者抱住了天使!”

新生们在下面大叫着,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难得一见的大新闻。

“沃伦,”科特松开他,有很多想说的话,比如你刚才吓死我了,你快落地的时候在想什么,你飞起来的样子真像个天使,我就说了腿还没好也还是会影响你的。只不过最终他还是真挚地对他说,“我们以后可以经常来这里练习。”

听到这句话沃伦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此刻看起来是那么鲜活,轻松,自信。就像他停驻在空中的时候,阳光浸透了他有力的翅膀和美丽的金发,年轻的眉眼傲气无畏,他恣意地笑着,像是闪烁着整个世界的光。

夜行者也可以直视这样的光吗?他们的眼睛会不会烧灼殆尽?

科特禁不住这样去想了。于是他拥抱了他——在天使没站稳的时候。夜行者也可以拥抱这样的光。你看,他没有觉得很烫,也没有感觉到燃烧的痛苦。他只感觉到沃伦的身体很温暖,新长的羽毛摸起来蓬松柔软。

“我们再坐一会儿?”科特提议,而沃伦点点头。

他们并排坐在楼边,双脚悬空,而科特快乐地晃着脚。

围观的新生们还在惊奇地抬头望着恶魔和天使坐在一起的画面,直到上课的铃声打响,他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沃伦的翅膀放松地微微展开,他的双手向后撑地微微后仰,眯起眼睛晒太阳,比刚开始长得多的金发柔软地在脖颈处打着卷儿,他看起来那么自在。

科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享受一点优待,一点点回报。毕竟他冒着被教授发现并挨骂的危险带他到楼顶——至少这节课一开始,瑞雯就会通过学生们知道这件事了。所以,想要一点回报也是应该的,是吧?他应该不算太贪心。

“沃伦,你知道我的名字怎么拼吗?”科特鼓起勇气问,当然,他觉得天使可能根本不在乎,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会伤心的。

沃伦挑眉看了他三秒,拉过他的手掌——沃伦皮肤的温度真的要比他高那么一点——在他的掌心上用手指轻轻地,摩挲般缓慢地写出K-U-R-T这四个字母。

科特从未觉得自己那么怕痒过,因为这段时间太漫长了,慢到几乎抽光了他全身的力气。他像是软绵绵地踩在云上,浮在空中歪歪扭扭地走路,上帝啊,他快晕倒了,或是融化成一杯蓝色的饮料。

对吗,科特?沃伦突然靠近他,在他耳边轻轻说出这句话,带着热气喷洒在他尖尖的耳朵上。这真的太过了,科特吓得险些坠楼了,他好不容易稳住自己才开始用力地点头。

“对,对,我的天啊。”科特太混乱了,太高兴了,他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尾巴正在幸福地左右乱晃。

好啦,眼下他们还是这样坐着晒太阳吧。至少在打铃之前,他们还有一节课的时间。

 

FIN

 


评论(22)
热度(227)

© RandomFore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