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rush

注:rr贱 X 荷兰虫

无能力  普通人谈恋爱


01

 

当他被几个辍了学的大块头青少年踹进巷子里的时候,彼得就开始头疼了。他蜷缩在扬起尘土和污水的地面上,费力地卷起身子,像一只煮熟了的虾,他保护着怀里的那一袋钱——他在花店兼职得来的一点微薄收入。鞋尖踹到背上的冲击力有时比拳头还痛,因为这些坏男孩们喜欢把腿高高抬起,就好像他们在助跑,掷一个铅球,用这股威力攻击书呆子们,接着发出讥讽的大笑。彼得擅长把侮辱人的脏词从耳边屏蔽,他死死地攥着怀里的纸袋就仿佛在保护自己的孩子,不管他们怎么踢他打他,他都不会松手的。

 

七岁那年彼得学过一段时间的舞蹈,这是除了学习以外第二件让他感兴趣的事情。他的身体柔软灵活,能出色地完成很多动作。他喜欢镜子,木地板,敞开的明亮的窗户,还有总是微笑着的老师。但这项爱好只持续了不到三个月。他的舞鞋被同班的恶霸男孩们夺过去,扔在雨后还未干透的积水滩里,他们尖锐地嘲笑他,用力踩向洁白绵软的布料,他们说,芭蕾是女孩才学的东西,你这个恶心的小娘炮。这句话像火烫的鞭子那样抽在了彼得的身上,他扑过去把那双变得污黑的芭蕾舞鞋捡起,凶狠地瞪着他们,他想回嘴,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气得浑身发抖,却又想到梅婶告诉过他不能骂脏话。

 

不过这其实不算阻止他继续学舞蹈的主要因素,他只是突然联想到了这件事。事实上,难以负担的昂贵学费才是最大的问题。

 

他的脊背和小腿骨都痛得厉害,他敢打赌自己已经开始发抖了。他希望他能赶在梅下班回家之前洗个澡,把自己收拾干净,至少不要像现在这样又惨又脏。

 

“哇哦,校园霸凌的舞台已经延伸到这儿了吗?说实话,我不是很想当‘那种’英雄,不过你们这些小狗屎确实有些过分了,妈妈没有教过你们怎么正确地交朋友吗?”

 

彼得从自己的手臂里抬起头,他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时心里的感觉有些复杂。他看着男人狠狠地踹了其中一个孩子的屁股,大声地说,不用谢,我帮你把蛋蛋移到了正确的位置,接着他又假装挥起拳头,龇着牙吓跑了他们。

 

“我真的不太想揍小屁孩的,不过——对,跑吧,你们最好跑得远远的!”男人追到巷口冲他们拍拍屁股,又跑回来蹲在了彼得旁边,他身上散发着酒味和混杂的香水味。他歪着脑袋看他,“最近我们碰面的次数是不是挺多的?你叫……唔,别提醒我,让我好好想想,你的名字绝对是P开头的,是不是?”

 

彼得感觉自己的背快裂开了,他失去知觉的手还抓着纸袋,他很想站起来,但是腿太疼了,他的头也还很晕,拜托不要有脑震荡之类的。

 

“彼得!”男人突然大叫一声。

 

“恭喜你,威尔逊先生,终于记对了我的名字。”彼得笑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的嘴角有没有挂着血,希望他的笑容看起来没有太凄惨吓人,“我给你送过披萨,打扫过院子……还有花店,记得吗?”

 

“哦!当然了,你是那个疯狂打工男孩儿,我怎么会忘记你的可爱眼睛和鼓起的小嘴巴?”威尔逊伸出食指在彼得的鼻头上亲昵地点了一下,“bong!”

 

彼得不动声色地往后缩了缩,这个男人每次见到他的肢体动作都太多了点,他不太习惯。他垂下眼睛调整着身子想站起来。“总之,谢谢你刚刚帮助了我,威尔逊先生,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我还能扛多久……”

 

“那是什么?”威尔逊抓起他手里的袋子,彼得这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完全松开了手里的力道,男人翻开牛皮纸往里面看了一眼,“哦,300美元。为了这点钱被揍一顿?真的?”

 

“对我来说它们足够重要了!”

 

彼得夺回了被撕开的袋子,他的小腿发虚,没有站稳就跌进对方的怀里,男人接住了他的双臂,声音甜得像在唱歌:“怎么啦,想跟我共舞一曲吗,公主?”

 

“别戏弄我了,威尔逊先生。”他不愿意自己羞窘的表情被男人看到,彼得埋下脑袋,推着威尔逊的手后退一步站好,他拉下背后的书包把这些钱塞进去放好。

 

“我得用这些钱对付家里的账单,我家人前段时间生病了,医药费和房租水电费……太多了。所以即使是300美元对我也很重要。”他吸了吸鼻子,小声地解释道,“而且,我还得攒上大学的费用,我快升四年级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男人讲这么多,也许他根本不想知道。彼得有些懊恼,他低头拉拽着书包带:“我——我该回家了,下次见,威尔逊先生。”

 

“彼得!”威尔逊叫住了他,他的手臂自然地搭上彼得的肩膀拍了拍,“你为我打工,我给你钱,怎么样?绝对比去花店赚得更多。”

 

“我不干你的那些活儿。”彼得皱了皱鼻子,“那到底违法吗?”

 

“不,你误会了,小男孩,你不用干我的那些活儿,你还太小了。可能你是挺抗揍的,不过干这个光能扛也不行,还是得会揍人。而且这不违法——大概吧?也可能是在违法与不违法的那一条灰色的细线……”威尔逊挑了挑眉,他右边的眉毛被一道小疤断开了,彼得下意识地盯着那条白色沟壑看,“我的意思是,你给我打扫房间,买吃的,修草坪,任何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出现,工资日结,干得好还有奖金,你说怎么样?”

 

“你是说……为你跑腿?”彼得真的开始考虑起这个工作,“但,我还得上学,这你知道的,对吧?你不能在我上课的时候就突然让我过去之类的……”

 

“绝对不会,绝——对!我看起来像是那么刁难人的老板吗?”威尔逊掏出了裤袋里的皮夹,数出了几张纸钞递到男孩眼前,“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列出你一周的时间表,这是预付的薪水,就从明天开始!我觉得完美极了,你呢?”

 

“我不能现在就收你的钱,威尔逊先生,至少得在我真的为你做了什么之后!”彼得果决地拒绝了他,他又拉开了书包拉链,从里面掏出了手机,这个动作扯得他的背更痛了,他几乎看到了细小的金色星星在眼前上升。

 

“天哪,彼得,看看你的屏幕都碎成什么样了,这不会影响视力吗?你还在长身体,是不是?”威尔逊夸张地用手指戳了戳他的手机屏幕,接过去端详起来,“这个机型都要停产了,男孩,这么多年了,你真是专一。”

 

“反正它……还能用。”彼得看着男人飞快地输入自己的电话号码并拨出确认了一遍。

 

分别之前,威尔逊贴近他的耳朵说:“叫我韦德。”

 

带着温度的残余香水味喷在了彼得的耳后,热烘烘地渗进了他的皮肤,他的心跳莫名其妙地变快了,走到街尾的时候才慢慢恢复正常。这太奇怪了,他每次见到威尔逊都像是被扔进了一个不合常理的奇诡世界,他得很小心地坐在那条缥缈的小船上,才能不被甩进彩虹色的水光里。

 

 

02

 

韦德仰躺在沙发上翻杂志,而男孩认真地打扫着他的屋子,他弯下腰分类垃圾,把它们装进不同的袋子里,韦德敢保证,这一个月来,他的房子达到了从未有过的干净程度。实际上他以前都是无所谓的,他闻惯了食物残渣,鲜血和枪油味,现在空气中飘着类似于柑橘的清新味道,这也挺不错。

 

彼得的所有衣服都很宽松,他卷起裤腿,把遮住他手背的衣袖往上折几层,干完活儿后他就走过来坐在韦德旁边,他们俩会东拉西扯地聊聊天。

 

“我被蜘蛛咬过。”

 

“哦,真的?”

 

“就在这儿。”男孩抬起自己的手背,上面除了他的白皮肤和青血管之外什么痕迹都看不到,“我觉得那是一只有毒的蜘蛛,我发了好几天烧,还一直头痛,不过几天之后我的视力变好了,我甚至都不用戴眼镜了!是不是很神奇?”

 

“是挺神奇的,那只蜘蛛再努力一点你就能变成神奇蜘蛛侠了。”

 

“蜘蛛侠?”男孩半眯起眼睛困惑地笑着问,“就跟蝙蝠侠那样?做一个英雄?”

 

“你知道蝙蝠侠没有被蝙蝠咬过,对吧?”

 

“我当然知道!”

 

他们常常进行这种毫无意义的对话,彼得笑起来的时候像个还没变声的小男孩,他把挂下额前的那缕褐发往旁边抚弄,他的小动作很多,尤其是在韦德注视着他的时候,彼得扭动着上半身,一会儿直盯着他,一会儿移开视线。接着他弯下腰去系鞋带,卫衣在他的脊梁骨上撑出绵软的线条。

 

“彼得,我说真的,你的运动鞋该换新的了。”他的鞋子又脏又旧,带着洗晒过的痕迹,表皮被磨得很透了。但他的白色浅口袜却很干净,柔软地包裹住男孩的脚踝。

 

“我知道——”彼得不自然地动了动腿,脚趾在运动鞋里轻微蠕动着,他试探性地看向韦德,“它们看起来很糟吗?”

 

“不糟。你想知道什么是最糟的吗?夏天被纱布蒙住的伤口烂肉。”韦德看到男孩皱了皱眉就笑了,他们坐得不远,他一伸手,指尖就划到了彼得的脸蛋,“你有喜欢的人吗,彼得,在学校里?”

 

他的耳朵慢慢地变红了,金色的细小绒毛在光里立起来。他动了动脑袋,棕色的鬈发也跟着抖动,像一颗生气蓬勃的盆栽。

 

“我喜欢过一个高年级的女孩,不过她今年已经去上大学了……所以,”彼得的视线移来移去,他把玩着自己的衣袖,棉质的布料被他捏进手里又松开,“所以现在没有。”

 

韦德发出了看到雨天纸箱里的小猫的声音。彼得就像个被鲜花和果蔬簇拥在最中央的纯洁处子,明净无染的情感是他的原力果汁。也许是他太久没有接触高中生了。

 

“好吧,你这个宝贵的纯情男孩。”韦德摇晃起了铁皮罐,这是他的上一个床伴留在这儿的,她喜欢在口活之后吃颗水果糖,“吃糖吗?”

 

男孩欣然答应,他像只被驯化的聪明狗狗,向他摊出了一只手,过长的袖口遮住了他的大半掌心,只露出细长的指节。韦德打开罐子,把男孩的衣袖稍微往上推,贴着他的手背往自己这边拉,一颗浅绿色的方形糖果落在了他的手心。

 

“我猜是哈密瓜味的。”

 

“不,应该是青苹果。”男孩收回手,把它放进嘴里。

 

韦德观察着他的表情:“别想在这件事上挑战我——没门!绝对是哈密瓜,你想打赌吗?”

 

“赌什么?”人工香精和甜蜜素在舌尖化开,彼得露出了一个胜券在握的表情,“反正我已经赢了。”

 

“赌——什么?!我不信!”韦德看了一眼铁皮罐上的‘什锦水果糖’,决定继续跟他较劲,“每个人的味觉不一样,比如我喜欢吃卷饼,觉得它是世界第一的美味,但你可能不这么觉得,对吧?”

 

“但是哈密瓜和青苹果的味道差很多,不会搞错的。”彼得的舌尖顶着糖果让它轻轻敲到牙齿,甜分逐渐溢满整个口腔,“你就是想耍赖,韦德。”

 

“我们还没说赌约,这不算耍赖。”韦德靠近了一些,他们之间可能只有三英寸的距离,“你得证明,说服我。”

 

彼得盯着他的脸,太近了,韦德脸上坚硬的小胡渣就像他刚修过的草坪,这不公平,为什么只有他的胡子又软又细,永远只有这么几根?

 

“它就是青苹果味道的……我该怎么证明?你尝尝就知道了。”彼得理直气壮地说。

 

“你在邀请我亲你吗?”韦德听到这句话笑了一声,然后看着男孩的脸迅速地红透了。

 

“什么?不——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从罐子里再找一颗绿色的糖尝尝,然后你就会知道它是青苹果味的!”彼得的心跳又急又乱,这样真的蠢透了,“我们能不讨论这个了吗,韦德?”

 

“冲我吹一口气。”韦德勾勾手指,“就像这样证明就行了,没错,就像小仙女的魔法一样。”

 

“这很……奇怪。”彼得也往前靠了一点,他微微张开嘴,对着韦德的鼻子哈气。

 

男孩的青苹果味气息飘了过来,热腾腾的甜味让韦德觉得有些痒痒的。他挠挠自己的鼻子,不服气地说:“好吧,你赢了。想要什么奖励?任何事都可以,但是别太过分了。”

 

“真的?”彼得开心起来,“我能先留着它吗,拜托啦!我还没想好!”

 

“没问题,男孩,你甚至可以一直留到圣诞节的晚上。”

 

韦德通常在自己的休息日里叫彼得过来,一般是在他揍完混球,见完血,领了钱,上完床,身体和精神都最舒舒服服的时候,他想见到彼得。他需要那个身上有花朵和水果气味的纯真男孩来净化一下他的心。

 

他知道彼得还在继续做送花使者的工作,他有次从彼得宽松的衣领里抓出一片碾碎的白色花瓣,已经被男孩的体温暖化了,躺在韦德的手心里卷起了边儿。

 

半个月后,彼得给自己买了新的运动鞋,商场的折扣打得很多,他选了最便宜的那一双。周六早上,他先给家里交了水电费,再去花店整理和包装,淡黄色的花粉黏在他的手指上,有只蜜蜂一直跟着彼得飞来飞去。

 

新鞋实际上不是太舒服,他的脚后跟被箍得很紧,一阵阵地发痒。

 

下午两点他敲开了韦德家的门,为他收拾邋遢的房间。上周五韦德让他帮忙一起在门前栽了一棵橘子树,在松土的过程中,一只橘子掉下来砸到彼得的脑袋,韦德就哈哈大笑起来。他现在开始怀疑韦德是不是故意找些事情来让他做,然后付他钱。他还试探性地问了问,韦德只说这是酒吧里的人输给他的。

 

彼得用刷子清扫武器架上的灰尘,他站在凳子上踮起脚,仔细地看了一会儿黑色的刀鞘。

 

“武士刀是收藏品,如果你想知道的话。”韦德见彼得审视着他的宝贝刀的模样,善意地做出解释,“还有,我不杀人,只伤人,而且那些伤是可以痊愈的——就只到这种程度。你满意了吗,正义宝贝?”

 

“嘿,别这样叫我。”男孩从凳子上跳下来,像只灵活的小猴子。他的左脚脚尖撞了撞右脚后跟,上身微微摇晃着失衡,他的趾尖挠了挠脚踝的位置,短袜被扯下去的时候,韦德看到了那块发红的皮肤。

 

“脚怎么了,灰姑娘?水晶鞋太小啦?”韦德习惯性地说着调笑的话,而彼得抛来一个‘给我停止’的眼神,但不够凶狠,看起来倒是有点委屈。

 

“我的新鞋子不太合脚。”彼得穿着韦德给的拖鞋,那对他来说有点大,不过解放一下男孩被困了半天的脚正好,“其他地方都挺好的,就是后面有点紧。”

 

“新的嘛,总是会这样。再用它半个月就会松了。”韦德在心里斗争了一下这到底算不算一句黄色玩笑。

 

不过彼得可不会想到那些,他讲了一会儿他在商场买它的事情,同时伸手把袜子往下拨弄,露出一截深红的脚踝,他的手指轻轻揉着那些发痒的皮肤。他把腿架在自己的膝盖上,微微侧身,锁骨隐约地从松弛的圆领里露出来。

 

“韦德,我可以在你这儿写一会儿作业吗?”他们的时间即将结束之前男孩这么说着,他把书包拎到了桌前,期待地看向他。

 

韦德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回家去,也许在刚打扫干净的环境里做作业会更有灵感?反正,不管是什么理由,他都不会拒绝的,他喜欢彼得待在他身边。

 

“你想呆多久就呆多久,彼得。不过我可不会给你倒一杯热牛奶,在你睡着的时候给你披一件衣服什么的。”

 

男孩嘻嘻一笑,反驳道他才不需要这些。接着他就拿出了教材和练习簿摊开在韦德经常放置枪械的桌面上,这感觉说不出的怪。彼得很快投入了学习,他思考的时候偶尔把铅笔咬进嘴里,他晃着腿,脚后跟轻撞椅子。韦德听着纸张翻动的声音慢慢睡着了,毕竟他的宿醉还没好。

 

 

03

 

最近梅的身体恢复了很多,她笑着跟彼得讲话,准备晚餐时跟着正播放的音乐节拍一起晃动身子,彼得喜欢看到她有活力的样子。

 

他基本上没有休息在家一整天的时间,他总是奔波在花店和韦德家之间,内德有时会在放学后跟他一起回家,讨论小组作业,彼得提起打工的事挺多次,连内德都记住了韦德这个名字。

 

实话说,彼得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习惯了韦德,不再总是被他的话和动作搞得慌张又心烦意乱的,他镇静了不少,也学会如何应对韦德的玩笑话。但仍然有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是那个被牵着鼻子走的小孩。

 

他常在彼得蹲在地上浇花或收拾垃圾时,静悄悄地蹲在他身后,把他吓一大跳。或者画一幅涂鸦,拍他背的时候贴到他身上……诸如此类的恶作剧太多了,彼得甚至怀疑他们之中韦德才是年纪更小的那个,他的心智是不是永远停留在了十七八岁。

 

“你真幼稚,韦德!”彼得想把蹲成一团的韦德推到旁边,毫无准备的男人滚倒在地,他狡猾地伸出一只脚去绊彼得的小腿,轻扣他膝盖后的软骨,他失去平衡往韦德身上倒去,但他在接触到地面时还是飞快地用手撑起了自己,不至于真的压到男人身上。

 

“哇哦,完美的反应能力,彼得!”韦德躺在他的手臂之间鼓掌惊叹,暖烘烘的大手扶上了彼得的腰间,“没事吧?”

 

手掌的温度隔着衣物弄热了他的皮肤,韦德笑的时候吹出的热气拨动着他的头发。一时间,彼得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他迅速地站起身,从韦德的双手中抽离,现在他的腰有点没力气了。

 

他太讨厌这些身体接触了,该死的青少年荷尔蒙和他敏感的身体,总是对韦德的气息和触摸反应过大。

 

真正的灾难发生在五天之后。

 

他得在四点的时候送玫瑰花到一家酒店,这正是韦德原本跟他约定的时间,彼得不想耽误,他打算先去韦德那儿看看他在不在家,如果他方便的话,他们可以改一下今天的时间,让彼得提前完成他的工作。




04

 

初夏的热度总算扒掉了男孩身上厚重的衣物,他开始穿更凉爽的T恤或是衬衫,整齐地卷起袖子,解开两颗纽扣,薄薄的汗液沁着他的肌肤。他正半蹲着在给那棵橘子树除虫,拿着小铁铲在地上松松土,彼得圆润的屁股往后翘起,绷实在他弹性的休闲裤里,韦德有点想踹他的屁股,他的脚会被弹起来吗?

 

他的小幻想马上被彼得打断了。男孩摘下一个已经成熟的橘子递过来,他的鼻子上还蹭了点土:“你要吃吗,韦德?我不知道这个会不会太酸还是……你之前吃过吗?”

 

“从来没吃过。不过我现在打算为你试试看,辛勤的小园丁。”韦德接过橘子,顺手抹干净男孩的鼻尖。他剥开橘皮时彼得快速地蹲下去了,他看着他头顶柔软的发旋,那一小块白白的皮肤,像是褐色海浪里的漩涡。

 

韦德含着嘴里酸得要命的橘子肉,撕下其中一瓣去撞撞男孩的嘴角:“吃吃看,彼得。”

 

彼得因为他含糊的发音抬眼去看他,他忍着笑意眨了两下眼睛:“一定很酸,是不是,韦德?我都看出来了,你别想哄我吃掉它。”

 

“一点都不酸!”韦德跟他互瞪了一会儿,“拜托,你难道不想尝尝自己种的树结下的果实吗?它们都是你的孩子。”

 

“严格来说,这不算是我种的……”彼得嘟囔着反驳,不过还是微微张嘴咬住了它。他只嚼了一下就夸张地闭起眼睛,薄薄的嘴唇挤成了一小块,但他还在坚强地试图把它吃完,韦德都听到了口水翻滚的声音,“这——太酸了!我就知道!你这个骗子!”

 

韦德硬生生地把嘴里的橘肉吞了下去。不得不说,逗彼得太好玩了,他喜欢摸男孩的脑袋,碰他热乎乎的身子,欺负他,戏弄他,就像对待一个毛茸茸的小动物,他热衷于看他那些讨人喜爱的反应。但这些的前提都是因为韦德确定过彼得是个直男。一个平凡无奇的小宅男,暗恋过高年级的姑娘,这就是他的感情史。

 

不幸的是,最近他感觉到彼得似乎喜欢上了他。于是韦德决定好好地试探一下,他头一次希望自己的直觉是错误的,他可不想染指未成年。

 

他试着让彼得帮他包扎伤口。男孩认真地清理流血的位置,他用镊子夹着沾湿的棉球小心翼翼地擦拭,他低垂着睫毛,嘴巴撅成一个圆轻轻吹气,韦德盯着他那根后半截快飘起来的眉毛走了神,他的胳膊上凉凉的,很舒适。

 

“我快睡着了,真的,彼得,我第一次知道清理伤口是这么催眠的事。”这会儿男孩已经处理完了,他用小剪子截断纱布,韦德稍微靠过去了一点,“你弄得我好舒服。”

 

他眼看着男孩的脸颊红了起来,他们离得很近,那股热量居然熏得韦德的脸也有些发烫。好了,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彼得喜欢他。他总不能对着谁都是这样吧?

 

不管怎么样,韦德还是决定再多尝试几次,才能确定下结果。

 

他在男孩穿好鞋离开之前抱住了他。那具温热的躯体在自己的双臂里打颤,韦德能闻到他发顶的香波和汗水味。彼得抬起手拽住了他背后的衣服,这股微小拉扯的重量让韦德的心里泛起了奇怪的酸涩感觉。

 

韦德松开了手,男孩还在他的胸前埋了一会儿,他的脑袋垂得很低,似乎不想让他看到他的脸,但韦德还是瞥到了他藏在发间的红透的耳廓。

 

“我,我该回去了。下次见,韦德!”他像只充满活力的小松鼠,飞速地从他怀里溜走,跑出了门外,他能听到那双运动鞋摩擦地面的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最后,最后试一次。

 

尽管韦德已经觉得基本能断定结果了,他还是抱了一点侥幸心理。如果彼得连这个都不拒绝,他绝对是迷恋上自己了。

 

韦德假装要亲他。好吧,这很恶劣,但这是最直观有效的办法。也许彼得会激烈地推开他,瞪圆他可爱的眼睛做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那么他就会松一口气,让自己全部的愧疚心烟消云散。

 

但是没有。

 

彼得脸上的小绒毛是金色的,他的睫毛被阳光映得浅浅的,榛子色的眼睛望向他,这会儿韦德已经贴得很近了,他闻到男孩身上残留的花香和肥皂味,他们的鼻息在空中对融到一起,彼得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的胸脯在格子衬衫下起伏着,然后他使劲地闭上了双眼。

 

男孩在等他亲他。

 

韦德的心脏膨胀了起来,仿佛是一个快要起飞的热气球。他慌忙地从彼得的唇边撤开,他捂住自己的嗓子眼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蹦出来。

 

“啊!这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韦德大叫了一声,站起来踱步,而彼得也从沙发上惊跳了起来。

 

“什么不对?”他怯生生地问,眼睛泛着晶亮的光。

 

“就是关于……我不能——你不能——彼得!你明明说过你喜欢女孩的!”韦德崩溃地指控道,他又走近了彼得,对方眨巴着眼睛站直身子看着他。

 

“我是说过……”彼得小声地回答。

 

“哦,那你觉得我是女孩吗?”韦德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裤裆,“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是带把的。”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我也不知道。”彼得出汗的手揪着自己的衬衫角,把问题抛了回去,“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韦德?”

 

“我这么做是因为,我得证实自己的猜想。”韦德把自己的头发揉得一团乱,“你才16岁,是吧,彼得?就算是我也有不能逾越的道德界线。”

 

“那你一开始为什么……”彼得困惑地拧着眉毛,他的眼神在闪烁,但他仍然勇敢地注视着韦德的双眼,“如果你不喜欢一个人,韦德,你就不该总对他做些容易引起误会的事。”

 

所以这话是一句告白吗?韦德心里有无数个小人踩踏着他的心脏绕圈圈跳舞。

 

“等等,这并不是说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彼得也立刻意识到这句话有多么像在表白心意,他的脸一下子涨红了,这回他低下了头,“实际上,连我自己也搞不明白。”

 

当天晚上韦德就把这些事不完整地复述给了鼹鼠。对方用看人渣一样的眼神看他。

 

“你完了,韦德。”鼹鼠回想起那个孩子的娃娃脸,“他看起来能做你儿子。”

 

“嘿,这不是我能控制的好吗?我只是想帮他!我在做好事。”韦德把酒倒进嘴里,“这又不是我的错。”

 

“你得停止无差别地跟男女老少调情了。”鼹鼠摇晃着发泡奶油,挤进酒杯里,“祸害一个未成年处男,你有良心吗?”

 

“我的良心在不在取决于不同的情况,它想来的时候就会到我耳边唱歌。比如我一看到彼得,它就他妈的唱个不停!”韦德在吧台椅上转了两圈,想了一会儿还是说出口,“好吧,如果我说,我对他也有点心动——是不是就有点吓人了?”

 

鼹鼠的视线再一次砸在他身上,他用平淡的,无法挽回的语气说:“下地狱吧,韦德。”

 

 

05

 

他无法解释这种感情。它来得过于迅猛,彼得甚至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频繁地梦见韦德,他在梦里拥抱他,亲吻他,一切都是这么自然流畅。但在现实中,只要韦德的手碰到他,彼得就像经历了一次电流的冲击,他们靠得过近时,他会缺氧。他亲昵的动作和暧昧的话语对彼得来说甜蜜又痛苦,他快要被压垮了。

 

他尝试着和内德说起这些烦恼,他问,这样是不是意味着我喜欢上了对方?

 

“谁?韦德?”他的好朋友居然立刻就猜中了。

 

“不……等一下,内德!你为什么会猜是他?”彼得的心脏跟着名字而动,有这么明显吗?

 

“伙计,你知不知道你提起他的频率有多高?”内德无奈地瞥了他一眼,“发生了什么?他到底做了些什么把你掰弯啦,彼得?”

 

“他没有把我掰弯!”彼得红着脸反驳道,“这不意味着我就开始喜欢男性了,好吗?就只是他而已……”

 

他们很快就结束了这个话题,因为彼得不想再说更多了,他决定还是把这些奇怪的心情留给自己处理。在某种程度上,他享受甚至放纵自己对韦德的迷恋。他在扫地的时候偷偷看他英俊的侧脸,当那些触摸落下时他定住了身子想要挽留,他的心脏时常在胸腔里乱撞,速度快到他的脑袋都晕乎乎的。

 

这本是秘密的,快乐的,不求回报的情感。直到韦德打破了它。他用一个试探的吻钓出了藏在水底的彼得的心意。

 

但就像彼得说过的那样,他自己都没搞懂这到底是什么,在此之前,他还是得专注于手上的学习和工作,不能被它分了心。

 

韦德趴在沙发背上看他,他慵懒地把玩独角兽玩偶,眼睛跟着彼得转动。彼得试图忽视这道视线,它像是正在加热他的身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韦德要这样盯着他?

 

那之后的几天里韦德的表现越来越令人费解。要不是他能肯定韦德对他没有什么想法,他几乎要认为对方也喜欢上自己了。

 

男人宽厚的手掌放到彼得的腹部,灼热的温度渗过布料浸透了他的皮肤。韦德在旁边说着类似于没想到你这个小宅男还有腹肌之类的话,但那声音离得他很远,晃晃悠悠地飘着,他只能感觉到韦德的掌心慢动作地摩挲。好烫。他的心脏仿佛掉进了肚子,被韦德捏在手里。

 

一滴汗液滑下他的背部,彼得起了鸡皮疙瘩。他惊得往后退去,同时韦德也收回了手,他微张着嘴巴,喉结滚动了一下。

 

“韦德,你,你最好别……”别碰我?彼得犹豫着吞下了原本要说的话,他怔怔地看着他,一时停顿了下来。

 

“唔,对,对,我想也是。我们最好都别。”韦德顺畅地接上他的话,他翘起了二郎腿调整自己的坐姿,把一个抱枕拉到自己的膝上。真见鬼,他硬了,就因为彼得的反应!他绝不能让对方发现,这真的够变态的。这是不是因为他太久没找人打炮了?

 

他跟彼得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拉锯战。他们握着绳子的两端退退进进,确保没有任何人越界。韦德开始约束自己的行为,就像鼹鼠说过的,他过去对彼得所做的一切都算调情,如果彼得真的喜欢上他完全是他的责任。所以现在他得负起责任,表现得像个沉稳的成年人。

 

可怕的是,自从他在心里承认彼得对他的吸引力,他看男孩的眼光就和过去不同了。他会注意到他腿上的细小汗毛,颈部的小痣,他趴在沙发上时向下塌的腰,被七分裤包裹的圆屁股,他裸露的互相磨蹭的膝盖。

 

这很糟糕。在这一瞬间他心中迸发的火花和脑袋里的幻想都可以算作犯罪。他必须得离得他远远的,避免同一个空间的接触。接下来的一个月韦德把备用钥匙给了彼得,让他在固定的日期过来,而韦德会提前把薪水放在桌上,并保证自己避开他在的时间。

 

这不算太难熬,他干翻坏蛋们,赚钱,喝酒,就和过去的每一天一样,他也就只在睡觉之前会想一想那个男孩,做几个关于他的湿漉漉的梦,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大问题。

 

直到有一天,彼得在他出门之前拦住了他。

 

“已经快一个月了,韦德,你为什么躲着我?”男孩抿着嘴,脸颊鼓鼓的,他满是湿气的眼睛里带着一点气愤和一点受伤,“如果,如果这是因为我对你……”

 

“不!绝对不是,宝贝男孩,这和你没关系,你什么都没做错。”韦德拉着他进门,他的手臂暖乎乎的,皮肤光洁又滑腻。彼得迟疑地站在玄关抬头看他,他困惑地眨着眼,而韦德伸手把缠在他发间的小东西取了出来。飘进棕色波浪里的小花瓣,执拗地在男孩的头上呆了这么久。他一定是刚结束花店的工作就赶到这边来了。

 

他能怎么办呢?当这双眼睛专注地望过来时,他就只能投降了。

 

“是我喜欢上你了,彼得,可以了吧?这个答案让你满意吗?”

 

彼得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他的颧骨缓慢地被快乐染红了,眼底甚至有了点飘忽的醉意,他呼吸了两次,轻声问:“你说的都是真的?不是开玩笑?”

 

“我不在这种事上开玩笑,彼得。”韦德悲惨地发现他也有那么一点呼吸不畅,他被这个紧张兮兮的男孩传染了。

 

彼得甜蜜地笑了起来,舌尖抵着上齿。他扑闪的睫毛带着羞涩,但他又是那么毫无保留,红着脸蛋傻乎乎地冲他笑,连韦德也快要醉倒了。

 

“你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韦德?青苹果?”彼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他低头扭动着身子,又抬眼看向他。

 

“当然!你想好了?现在?别跟我说是做你的男朋友什么的,现在还不行,你都没成年。瞧,我是有原则的!”韦德马上跳开一步表明立场。不过,如果男孩真的坚持这样,他可能也拒绝不了就是了……

 

彼得摇了摇头,他上前一步,两条可爱的小腿站得笔直,灰色的袜子堆在纤细的脚踝处,他蹭着鞋,不确定地发问:“我能要一个吻吗?”

 

韦德的心脏砰砰跳了起来,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止那些最柔软,最易碎的情感从他的身体满溢出来。蓬松软乎的,全是对这个男孩的喜爱,像玩具小熊里的白色棉花。他从不知道彼得能影响他到这个程度,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你的初吻吗,彼得?”他问话的时候大步走进房间,翻找着电视机下面的柜子,而彼得点点头,慌张地脱了鞋,只穿着袜子就轻软地在他家的地板上走动,他紧紧跟在韦德身后,就像只刚被捡回来的小狗。

 

他拆出一根棒棒糖,滚在自己的舌面上,他吮吸着草莓味的糖块,让它撞在自己的牙齿上发出清脆的敲打声。他像刷牙一样地吃着这根糖,彼得不解地看着他。

 

“所以你又要我猜是什么味道的?猜对了才能答应我,是吗?”彼得试着做出猜测,韦德这时冲他吐了一下舌头,食用色素把他的舌头染得鲜红,他忍不住笑了。

 

“我已经答应你啦。不过你也可以先猜猜看,增加趣味性。”韦德抓着白色的棒子把它抽了出来,用湿润的嘴唇亲了亲。

 

“那你为什么还……”彼得看着他故意挑逗的模样红了脸,他转开视线,“草莓味?”

 

“因为我希望你的第一个吻是甜的。”韦德的手掌轻按着彼得的后腰拉近,男孩慌乱的鼻息热腾腾地撞在他的脸上,他偏过头贴近他,彼得用力地闭上眼,细密的睫毛扫过韦德的鼻梁。“叮叮——答对啦!现在来尝尝。”

 

韦德捏住他的下巴往下拉开,另一只手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后脑勺。炽热的舌头滑了进来,是甜的。

 

在彼得的大脑被意乱情迷的气泡填充之前,他想的是,他的舌头也要一起变红啦。

 

 

FIN


loft真的好敏感!无奈了

评论(60)
热度(1146)

© RandomFore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