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llucinations<上>

spideypool无差

借了屠杀(卷土重来)刊的设定!没看过也没关系,不会影响阅读~






“死侍,我们爱你!你是最棒的!”

 

人们将礼物扔上台,各色的鲜花在空中散开,它们就像源源不断的喝彩和掌声一样,轻易地淹没了韦德。他很感动,也很自豪,他站在领奖台的中心深深鞠躬,向人群抛去飞吻。

 

没有恐惧,没有责难与厌恶,他们脸上全是善意温暖的微笑,看啊,他们是喜欢他的。一切都很美妙,唯一不足的是光线有点太强了,刺得他眼前模模糊糊的,他看不清大家的脸,但韦德真的很想记住他们。

 

花瓣还在落下,他抬起头,它们像一群扇着翅膀的蛾子,急切地扑进他的眼睛。片状体的颜色过于柔软,表面的质地仿佛是液态胶,韦德抓不住它们,所有的花瓣都从他的指间滑走了。

 

他沮丧地低下头,坐回了他的房间。这是一个透明的大盒子,他待在这儿有一段时间了,只有他和玩具。他比玩偶们大两倍,一切都是软乎乎的,蓬松且带着温度。他喜欢抱抱他的独角兽和大恐龙,有时他抱得太紧了,棉花从破洞里飘出来。韦德着急地抓住棉纤维重新塞进去,他会把它们都缝好的。

 

英国士兵每天都会给他送饭,来的是不同的人,韦德永远记不住他们,不过士兵们一定是好人,否则他们怎么会这样坚持不懈地给他带吃的过来呢?

 

他已经去过许多地方,森林小桥,市中心的颁奖台,斗兽场,太空舞台……但最终他都会回到这里,回到他的小屋,与满屋子的玩偶以及不能说话的士兵相伴。这些天里他见了不少人,见过锁链,惩罚者,队长,呃,或许还有钢铁侠?他不太记得了。他跟锁链待得时间更久一点,至少他能记起他们在沙滩堆城堡的事……

 

气息,脚步声,有人在接近,韦德下意识地举枪对准外面的人。

 

瞧瞧是谁来拜访他了?一个蜘蛛侠模样的姜饼小人,正站在他的透明糖果屋前。它看起来完全无害。韦德将枪抵在姜饼人的脑门上,扣动了扳机,一朵橡胶小花从枪管里嘭地弹出来,打在屏障上又落到脚边。

 

“嗨,吓到了吗?”韦德想象着黑糖胶与肉桂粉的味道,快乐地跟他打招呼,“谁把你做出来的,小饼干?”

 

“我是蜘蛛侠。”姜饼人回答,他的脑袋上有个戴了一半的蜘蛛面罩。他抬起手拍了拍玻璃——那只用蛋黄,面粉和蜜糖做成的手。

 

回弹形的收音机扭曲着开始接收频率,在韦德的彩虹地毯上发出细微的噪音,被滤掉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进他的耳朵,混乱的语序和断开的单词使人听不明白。

 

“他……危险,看到的……跟我们不同。”

“不该……这是……”

“帮助……找到办法。”

 

小蜘蛛歪着脑袋听了一会儿。这一瞬间韦德觉得它很像真的蜘蛛侠,所以他决定暂时不称呼它为姜饼人了。

 

“你也能听到这个电台吗?”韦德笑了,他发现自己的手也变得软绵绵的,像是填充了棉絮,“可别抱太多期待,它解不了闷,我从来就没听懂过。”

 

“电台?”饼干蜘蛛侠好奇地问他,“你听到的是什么?”

 

“一个一个断开的单词,信号不好,我该找人修修它的,不知道我的士兵们能管这事吗?他们从来不说话,只给我送吃的……今天他们迟到了。”韦德打量着眼前真人大小的饼干,“或许你就是我今天的食物?”

 

“什么?不!”小姜饼焦急地跳起来,一股米色的烟雾从他的脚边升起,嘭地在空中炸开。

 

“哈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韦德坐到地上,发现对面的小蜘蛛也跟着坐下了,他就像在照镜子,“你会说话,我不吃你。”

 

“谢谢。”男孩诚挚向他道谢,他认真地说,“我是过来陪你的,你不能……吃掉我。”

 

“当然,我们可以做朋友!而朋友是不会吃朋友的,对吧?”韦德盯着他身上的装饰糖霜,“那我们聊点什么呢?”

 

“就聊聊你最近的经历好吗?我很想知道。”他的新朋友感兴趣地睁大了眼睛,“拜托啦。”

 

“很乐意,小饼干。”韦德把他这星期的快乐大冒险全部说了出来,他喜欢这些色彩明媚的回忆,他真希望小蜘蛛也能看到它们。

 

“韦德,”听完后,姜饼摆出一个担忧的表情,“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是在做梦?”

 

“没想过。那你也是梦的一部分吗?”韦德想碰他,但他们被那道无形的屏障隔开了。

 

“不,韦德,我是真的,”饼干小人困惑地重复了一遍,“我是蜘蛛侠。”

 

“好吧,如果这是梦,我醒来后你就消失了对不对?”韦德心不在焉地反问,他不太相信他。

 

“我不会消失。”小蜘蛛伸手按在透明的墙上,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一圈圈水波纹在他的掌下扩散,整个房间都浸在飞快上涨的蓝色大海里,他的眼眶被冲进来的水灌得酸胀,他睁不开眼,他快要不能呼吸了。

 

为什么饼干不会融化在水里?

 

夕阳穿过波浪将明亮的水光投射在墙面,小蜘蛛的影子游到了天花板,屋子里的玩偶都晃晃悠悠地浮在水中,它们围在小蜘蛛身边,像迁徙的鱼群。

 

他会溺水的。他们都会。韦德用力地掐住自己的脖子以免海水灌进他的喉咙,他就快窒息了。也许他会就这样死一段时间。这没什么。

 

“韦德,你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姜饼人轻盈地游到他身边,他握住他的双肩,微热的温度渗出他的掌心,“呼吸!韦德!”

 

他们被关在这个密封房间里了,玻璃盒被投进了大海。气泡从他的鼻腔和嘴角漏出,他看着它们直冲向天花板接二连三地爆破。他们在水中漂浮着,小蜘蛛松松垮垮的面罩像水草一样左右摇摆。真奇怪,怎么他就能继续说话?他真的在做梦吗?

 

“什么都没发生,只要呼吸就好了,就像我做的一样!”男孩示范着深吸一口气再吐出,他鼓励地拍拍韦德的后背。

 

什么时候他需要一个姜饼人来教他怎么呼吸了!?

 

“松手!听我的,你要做的只是吸气——”小蜘蛛手腕上的糖开始融化了,白色的奶油飘在海水里,像一段丝织物。

 

韦德决定相信他。他张开嘴,空气重新输入他的身体,水面迅速降下,他们慢慢地下落,躺在地上的玩偶们因吸饱水而鼓胀起了肚子。脚边的最后几滴水也沉进了地板,消失不见了。

 

“你看,我就说没事的,对不对?”小姜饼得意了起来。

 

“你真的很像小蜘蛛。”韦德低声说。

 

“我就是小蜘蛛。”他向韦德伸出双手,“我进来了,你可以摸摸我。”

 

韦德疑惑地捏了捏他的手掌,那只是一截饼干,他稍微用力就可能碾碎他,但摸起来的感觉却像是真正人类的手,血肉包裹着骨骼。接着他握住了他的臂膀,破坏欲与脑子里暗示的声音引导他去捏碎他,这很容易,接下来他就会看到碎成几段的小饼干躺在地面上,再也讲不了话。

 

但是……他不想这么做。他只是设想一下就难受得要命。

 

“这样对你来说够真了吗?”小蜘蛛配合地翻过手背,以便眼前的雇佣兵更好地研究他。

 

“对一个姜饼人来说已经真得过头了。”韦德拉过他的手,他们甚至默契地击了一个掌。

 

小蜘蛛笑了,他半眯起眼睛:“所以我在你眼里是一个姜饼人?”

 

“是吧……等等,这是什么意思,你还能变形成别的东西吗?”小蜘蛛现在让他们的手握在一起了,韦德能感受到体温和力量,这真不可思议。

 

“呃,我猜不能?”姜饼蜘蛛侠摸索着身上的装饰品,突然拽下一块糖递过来。

 

韦德捂着眼睛尖叫起来:“你在做什么!这不应该是你的器官还是什么的吗……你都不疼吗?”

 

小蜘蛛反而被他吓了一跳,他茫然地摇摇头,将那颗糖放进韦德的掌心。“我希望你收好它,这能证明我真的来过这里。”

 

那是一颗被红色塑料纸裹住的糖果,它脆弱又安静,一动不动地躺在他的手心。

 

“留着它,好吗?”小蜘蛛轻轻地说。

 

“好,都听你的,姜饼小人,你付出了好大牺牲!”韦德打开自己腰间的其中一个小口袋,把它放了进去。

 

小蜘蛛笑起来,他走上前给了韦德一个温柔的拥抱,他抚着他的后背,轻声说:“我该走了,我的时间到了。”

 

“什么时间?”韦德拽住他的手,“能不走吗?我们还可以一起玩!就去那些我去过的地方,怎么样?”

 

“我可能去不了。”小蜘蛛遗憾地说,“但你可以来我这边……这可能需要你的一点努力。”

 

“我该怎么去?我能现在就跟你一起走吗?我超级努力!”韦德捏起他的饼干手举到眼前。

 

“现在还不行。但我们会想办法,韦德,我会帮助你的,我们一起坚持一下。”雇佣兵按住他手指的劲很大,他觉得有些疼了。当然,以他的力量,他可以轻松地挣开韦德的控制,但他没有这么做。

 

 


内森去查看情况的时候,韦德正钳制着蜘蛛侠,俯在他耳边说着什么。这是一个充满攻击性的动作,他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但内森必须得确保韦德不能再无意识地伤到人,他已经被够多的人憎恨着了。内森迅速地将年轻人从那间单人牢房里拉出来。

 

“你不该开门,他还不稳定。”内森回头看了一眼韦德,他注意到他过来,于是趴在门上笑着叫他的名字,谈论他们上一次(实际上并未发生过)的快乐旅行。

 

“我们能帮他恢复的,对吗?”蜘蛛侠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脚步沉重,“韦德需要找到那条分界线,他得知道什么时候是现实。”他把蜘蛛追踪器送给韦德了,等他能清醒过来,这能提醒他蜘蛛侠真的来过他身边。只是他不太确定韦德看到的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说的话会不会被韦德的大脑篡改,变成了其他的意思。

 

“我在尝试了。”内森只能这么回答,他没把握要花多久才能找到突破口,他需要更多的信息。他想起韦德最后对蜘蛛侠说了一句话。“离开之前,他跟你说什么了?”

 

年轻人怔了一下。

 

“他说,”蜘蛛侠不得不停顿下来,耳边的一切声音正在走离他。他回想起韦德的神情,面罩上眼周部分的织物被移去了,他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对温和哀伤的蓝眼睛,柔软得像是被踏碎的鸢尾。

 

“‘别担心,我永远也不会伤害你。’”

 

 

FIN


评论(57)
热度(588)

© RandomFore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