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llucinations<下>

spideypool无差

<上>



<下>

 

*

 

无影灯的光芒蒙住他的视线,医生们将手术刀和其他利器捅了进来,残酷地切割他的身体。他的器官淹在冒泡的血液里,它们被强硬取出时仍在搏动着,韧性的神经拉伸又弹回,像是果实被摘下后摇动的枝叶。

 

“我们会治好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们会尽量减轻你的痛苦。”

 

很痛。

 

韦德尝试过忍受,因为他想变得健康,他希望他的病能被治好。但是这个过程太长太折磨了,他不再抱有什么期待了,他只是想死,但他不被允许。那么他为什么不能离开?他为什么要放任他们就这样伤害自己?

 

杀了他们,离开这儿。他听见一个声音说。

 

 

**

 

追踪器的位置变动了。

 

彼得接到了消息,韦德的情况变坏了,他困在一场噩梦里,杀死了许多试图靠近他,阻止他的人,并逃出了牢房。现在将有一个小队的人去追捕失控的死侍。彼得还来不及感到后怕,就转向追上了移动的信号。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给了韦德这个追踪器,这或许是一件好事。韦德现在就像一个重伤而逃的动物,同时面对那么多全副武装的人会把他推入更糟的境地。

 

他跟着确切的位置信息移动,视野捕捉到了熟悉的红黑色制服。他借着蛛丝的惯性从后上方接近他,韦德抽刀的动作很快,同时他的蜘蛛感应尖锐地在脑袋里嘶鸣。彼得躲避着利刃的攻击,腿上被划开了一道浅浅的血口,雇佣兵迅速抬起武士刀,彼得敏捷地往旁边跳过去,按照原本的轨迹他的手脚都会被砍断。韦德的进攻又多又乱,不合常理,他应对得有些吃力。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们如此厌恶我的事情啊?”韦德的眼睛失焦,他好像看着彼得又像是在透过他看别的东西。

 

“什么?”彼得险些被砍到,他的制服已经被刀尖划破好几处了,“听着,韦德,只有我一个人,我是蜘蛛侠。”

 

对方的动作停顿了,他轻声笑了一下:“你以为提小蜘蛛就能让我收手吗?我会杀光你们。”

 

“韦德,无论你看到了什么,那都不是真的。”彼得终于找到机会用蛛网黏走了他的刀,他将它们裹了厚厚的几层,背在自己的身后。

 

“没必要骗我啊,垃圾们,反正我也不会再上当了。”韦德拔出一把枪,拉开保险对准他,“我要把你们串成一串,放在火上慢慢地烤,再撒点调料……或许?看看这样你们还能不能继续切开我?”

 

这个距离太近了,他会有危险。彼得往后拉开一大段距离,背上的冷汗已经浸透了制服,身上最浅的伤口开始愈合了。他的心跳快得惊人,难以控制住惊骇的情绪。他必须得找到方法让韦德清醒过来,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快想办法,好好想想……蜘蛛侠!

 

“砰!”他开枪了。彼得险险避开,子弹擦着他的肩膀过去。韦德瞄准的都是致命的部位,他连开了六枪,彼得快速后退着闪避,其中一颗子弹直接穿过他的小腿肚。几秒滚烫的疼痛之后,他立刻感觉到鲜血滚出了孔洞。

 

“哈哈!现在你不能再跑了,我可以轻松地废了你另一只脚。说真的,你是怎么做到这样上蹿下跳的,为什么我看不清你?”

 

飙升的肾上腺素和狂鸣的蜘蛛感应刺得彼得全身发疼,讽刺的是即使到了现在,他也依然相信自己能够做到,他知道韦德也在努力。彼得仔细地观察着对方的状态,他身上的武器不多,他在被关进去之前就缴了所有的械,刀和枪是他出来后才弄到手的,并且他只有两把枪。

 

“韦德,你还记得姜饼人吗?他在离开之前送了你一个礼物。”彼得的小腿抽痛着,温热的血液顺着流到脚边。他高举着双手站在原地保持不动。

 

“什么?你怎么……你怎么知道?”韦德困惑地眨着眼,他的手指从扳机上移开了。

 

“因为我就是他。礼物在你左数第二个口袋里。”彼得小幅度地走近一步,韦德举高了枪,他立即停住脚示意自己不再往前,“你看一下它在不在那里。”

 

“别想跟我耍什么花招,”对方冷漠地恶狠狠地说,“你为什么知道这些?你最好没有找他麻烦,否则——”

 

“不!韦德,我就是他,我是你的朋友。”彼得因为身上的伤口轻微颤抖着,他轻轻引导着迷失的雇佣兵,“就只是看一下好吗?我保证我不会动的,我绝不会伤害你。”

 

“只要你动一步我就会开枪,现在的距离我可以保证射穿你的脑袋,让你再也不能跟个跳蚤似的到处蹿。”

 

韦德单手维持着拿枪的动作,另一只手翻开了腰间的小口袋。接着他的眼底是纯粹的迷茫和无措,他将那只小小的追踪器放在手心长久地研究着。

 

“这不可能。”他说。听起来像个赌气的小孩。

 

“什么不可能?”彼得小心翼翼地追问。

 

“这是小蜘蛛的……”韦德认出了这是蜘蛛追踪器,他的声音轻了下去,“但是姜饼小人送我的是一块糖。我发誓我没有动过这个口袋,为什么……”

 

听到这句话彼得几乎微笑起来了。原来那时的韦德看到的是一颗糖果。

 

“因为姜饼人就是蜘蛛侠,那时候来看你的就是我。”彼得尽可能轻慢地往前移了一步,这回韦德没有发现,他陷入了巨大的迷惑之中,“知道我为什么能这么快找到你吗?我有你的移动信号,所以我在这里。”

 

韦德的双眼似乎有了一点焦距,他将小蜘蛛模样的追踪器紧握在手里。“我要怎么知道这不是幻觉?”

 

“唔……好吧,这的确不是个容易的问题。但是,当你醒过来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这边是真实的。”彼得不动声色地又走近了些,“你能相信我吗,韦德?”

 

“我没法相信你。每次我试着相信什么的时候,就会有烂事发生,或者,有人死去……”韦德这时将武器收回了皮革袋里,还没等彼得放松几秒,他就换了一把枪抵上他的脑袋,“我说了别再靠近。”

 

他的身体因枪管冰冷的温度发着冷,他艰难地吞咽着,猜测韦德开枪的几率。他得再小心一点,他绝对不能死在这儿,至少不该是在韦德的枪口下。

 

“好的,我不动了,我保证。”彼得深吸一口气,“那你能告诉我,你现在看到的是什么吗?”

 

韦德没有说话。他沉默得像一座死去的雕塑。

 

“嘿,别太紧张,只是谈谈。我先说怎么样?我看到的就只是你和我,死侍和蜘蛛侠,在凌晨十二点半的街角对峙。”彼得耐心地等待了好一会儿,对方仍然没有接话。

 

“温度和触觉能让你相信这是现实吗?”彼得试探着向他伸出手,“还是说你在梦里也能感受到这些?”

 

“我看到的……在变化。”韦德疲倦地摇头,“我不知道,或许我不该……”

 

“你现在看到了什么?”彼得很轻地问,尽量不想惊动他。

 

“我看到了你。”韦德注视着他,眼睛明亮得像是摇曳的水影,“小蜘蛛,我看到了你。”

 

 

***

 

月光下的彩绘玻璃被打碎了,它们像领奖台上无止境飘落着的花瓣,被一阵看不见的风卷起,撕开了幻象的拼图,每一块碎片都化成了粉末,它们消散时一并带走了明亮的光线与高饱和的色彩。他的幻梦醒了。

 

死侍制服上都是干枯的褐色血迹。延迟的记忆疯狂地冲进大脑,他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分别杀了谁,那些血液溅在他皮肤上的触感像是岩浆。满地的残肢断臂,破损的颅骨,飞得到处都是的器官……鲜血淋漓的现实像灾害过境一样碾压着他的脑神经。

 

他浑身发抖,厚重的恐慌像是流不动的浓稠血液塞满了他的气管,他快要窒息了。朋友,无辜的人,他敬仰的英雄惨死在他的手下。他都做了什么?他为什么还不去死?

 

“韦德!你还好吗?”

 

是小蜘蛛的声音。小蜘蛛。小蜘蛛。

 

英雄紧身衣被划破好几处,他的腿上有弹孔,他在流血。是韦德打伤了他,这都是他做的,他差点杀死了他。他怎么能……他怎么能这样伤害他?

 

胃部扭转的激烈疼痛感使他快要吐出来,喉咙被染血的羽毛哽住了,鸟类正在他的喉管里拍打翅膀,这股力量几乎要把他撕碎。他张开嘴剧烈地咳嗽,无数片黑红色的羽毛冲撞而出,它们一起从韦德的口腔,胃部,肠子里争先恐后地往外挤,聚拢成庞大的鸟群,飞入漆黑的空中消失不见了。

 

他希望这是自己所能看到的最后的幻境,这群由他的肮脏血液凝聚而成的生物,他希望它们撕裂他的各个部分,带着他的残骸一起冲向天空,被气流碾碎。

 

他是那个该去死的人。也许他就该不断地自杀,只有这样其他人才不会受到伤害。

 

韦德看着小蜘蛛身上的伤口,发出了痛苦的低吟。对方被他的反应吓坏了,他不敢动也没有说话,因为……韦德还拿着枪。

 

“对不起,小蜘蛛,对不起。”韦德的眼眶灼热得快要自燃,他的内脏扭曲发疼。他颤抖着握紧武器抵住自己的下巴,干脆地扣下扳机。

 

“不!”小蜘蛛和弹匣的空响一起发声。

 

没有子弹。没有子弹?!

 

韦德混乱的大脑疾速地倒回记忆。是的,他想起来了,他中途换过枪了……为什么换枪?

 

那时他的潜意识告知他对面的人有可能是蜘蛛侠,他本能地换上一把子弹已经打空的枪。

 

这把枪没有子弹,他忘记了。他得用另一把……

 

这么一点疑惑的时间已经足够蜘蛛侠阻止他的动作,他被几层厚实的蛛网裹紧了,身体失去平衡往前跌去,他倒进了小蜘蛛的怀抱。流着鲜血的,遍体鳞伤的年轻人稳稳地接住了他。

 

别!不该是这样,至少不是现在。

 

无处可逃的惊慌和恐惧淹没了韦德。他被蛛丝缠紧的手还挣动着试图够到自己的枪袋。

 

“嘘,没事了,韦德,已经结束了。”小蜘蛛的双臂坚定地落在他的肩膀上,他缓慢地抚摸韦德的后背,最后轻轻地扶住他的后脑勺,“你醒过来了,做得很好。”

 

那颗鲜活的心脏在耳边有力地跳动着,这是小蜘蛛。小蜘蛛还活着。

 

韦德慢慢地不再挣扎,他自私地,不知廉耻地享受着片刻的平静与温暖,任由自己坠入蜘蛛侠的体温与呼吸。

 

他不知道自己又说了多少遍对不起,他在小蜘蛛的怀里胡言乱语着,他说了太多,连自己都不记得了。而对方只是静静地听着他说完这堆绝望的废话,仍然抱得他紧紧的。

 

“你已经努力过了,韦德,不用担心,”小蜘蛛柔声说,“接下来让我们帮助你。”

 

佣兵在面罩里发出一声压抑的啜泣。他或许是哭了。

 

 

FIN


评论(31)
热度(383)

© RandomForest | Powered by LOFTER